朱恐龍
朱恐龍

Google說每一個網站都會損害我電腦.....Google Search said to everysite : This site may harm your computer. (42558 views)
     

剛剛測試的結果,和朋友測試狀況都一樣!

目前的時間2009/1/31晚上十點半左右,你輸入任何關鍵字(中英文都一樣),不管是在台灣、香港、馬來西亞的Google網頁,出來的搜尋結果,每個都說會損害妳的電腦.....

至少我認識的台灣使用者都遇到這樣的狀況....

喔喔,拜託,我們阿宅又沒有傷害人.....

李家同也沒有傷害人呀!

正妹也沒有傷害人呀!

輸入英文的Acer在馬來西亞搜尋也一樣.....

Lucifer

喔喔,拜託,現在是過年耶,趕快修好吧,Google~~~~

It seems like google got a problem now. Google's web search result said "This site may harm your computer." to any key word search result. It seems that only web site directly owned by google like youtube won't have this result....:>

練習打個英文~~~

現在好像修好啦.....

各科技網站的報導開始出來了......

現在想想,等在網路上發現Google出問題然後第一時間寫一篇文章實在很悲哀......

http://news.cnet.com/8301-13512_3-10153939-23.html



不過,也許這是一個讓阿宅走出戶外的陰謀?

如果每個網站都壞掉,那我們就有理由去夜店和找正妹了!

http://googleblog.blogspot.com/2009/01/this-site-may-harm-your-computer-on.html

Google的官方說法.....「我們不小心多打一個/」

為了表示我們對Google感到很抱歉,建議各位以後都用

http://sorry.google.com/

朱恐龍
朱恐龍

Creative Commons的創作與分享! (60142 views)
     

創作共享Creative Commons是一個很知名的授權方式,他讓創作者和消費者可以自由的將人類累積的知識與創作用自由的方法利用與傳遞。

我們家的開放式課程用的也是同樣的授權。

他是由Lawrence Lessig教授所最初始發起和推行的一個運動。

但當初Lessig教授到底為什麼開始發起和制訂這項規範呢?

其實可以從《自由文化》這本書開始談起。

我們早在三年前,就藉由和大陸以及台灣網友的合作,將這整本書翻譯成中文,放在網路上。

後來這本書也出了實體版,但這個網路版本依舊可以開放下載。

2006.09.04
《自由文化》
(Free Culture)
原作:Lawrence Lessig:史丹佛大學法律系教授。網站:http://www.lessig.org。
翻譯:http://www.socialbrain.org/freeculture/
繁體中文審定:章忠信(http://www.copyrightnote.org/)
下載: (原文)(繁體BETA版PDF)第1~12章(繁體BETA版DOC)第1~12章
摘要:知識應該被分享,而且應該盡可能的免費分享。這是所有人的直覺,但實務上幾乎是不可能達到的。但這本名為「自由文化」的書是一個有趣的嘗試。原作者 Lawrence Lessig是麻省理工學院所使用的授權規範「創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的創始人之一。而本書的內容也是在說明為何這個世代會需要一個知識分享的授權規範,讓更多非商業性的自由創作有更多的依循,讓人類的文明有更多傳承和保存的機會。

看看下面這個故事,或許你可以明白對著作權不擇手段的維護會產生何等荒謬的結果與故事。而這樣的事情,其實也依舊在我們身邊發生......

下文摘自《自由文化》一書第三章節:目錄

2002年的秋天,來自紐約Oceanside的Jesse Jordan就讀於紐約Troy的仁斯利爾理工大學(RPI,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在RPI,他主修資訊科學。雖然他不是程式開發者,不過在那年的10月,他決定開始嘗試改造RPI校園網內的搜索引擎。

RPI是美國最重要的科技研究機構之一,提供從建築、工程技術到資訊科學等領域的學位。在RPI的5000名在校生中,有超過65%的人是高中母校畢業生的前10%。正因為如此,這所學校是一個能力和經驗的完美組合,足以想像和構造網路上的新世代。



RPI的校園網路將學生、教職員和行政管理部門彼此相聯。同時它也連接著網路。在RPI校園網內的資源並非每個都是外界所能使用的。但是這個網路就是為學生們使用網路而設計,也希望能夠讓整個RPI社區的成員都能夠更緊密地相互接觸。

搜索引擎是網路親和程度的一個度量。通過對網路上搜索質量的改進,Google讓網路變得與我們更為緊密。那些專門性的搜索引擎能做的更好。內部網路搜索引擎(在特定機構的網路內搜索的搜索引擎)的構想,就是要讓機構內的用戶能夠更好的使用機構內部網路的各種資源。商業組織一直都在做這些事情,讓雇員能夠訪問到組織內的資源,而組織外的人無法訪問。大學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這些引擎之所以能夠運作源於網路科技本身的特性。例如,微軟公司有一個網路檔案系統,讓搜尋引擎可以很容易的與這系統協調,查詢內部網路內公開的資料。Jesse的搜索引擎就是利用這種技術的基礎上建立的。它使用微軟公司的網路檔案系統創建了一個RPI內部網路所有檔案的索引庫。

Jesse的這個搜索引擎並不是針對RPI網路的第一個搜索引擎。事實上,它的引擎是在別人的基礎上做簡單的改動而得來。他對那個引擎所做的更動中最重要的改進不過是修改一個程式的錯誤:這個微軟檔案分享系統的錯誤能夠導致用戶的電腦當機。在前一個搜索引擎中,如果你試圖造訪已經離線電腦上的檔案,那麼你的電腦將會當機。Jesse對系統作了些修改,成功的解決了這個困難,他所作的只是加上了一個按鈕,讓用戶能點擊查看留有那檔案的電腦是否在線上。

Jesse的引擎在當年十月底上線運行。在後來的六個多月中,他不停的在細節上做調整讓功能更完善。到2003年3月,該系統一直運行的很好。Jesse藉由這個搜索引擎在他電腦的目錄中收集了一百萬個以上的檔案,包含了用戶電腦上的任何檔案類型。



他搜索引擎的索引中包括了圖片,學生們可以把它們用來放在自己的個人網站上;筆記或者研究報告的複製;資料小冊子的複製;可能是學生們自己創作的影片片段;大學簡介手冊—包括所有RPI網路用戶電腦共用檔案夾中的東西。

毫無疑問的,這個索引也包括了音樂檔案。事實上,Jesse的搜索引擎所列出的檔案中,有四分之一是音樂檔。但顯然還有四分之三的檔案不是,並且,毫無疑問的,Jesse並沒有做任何勸誘人們把他們的音樂檔案放置在共用檔案夾中的事情。他也沒有特意製作一個專門搜集音樂檔案的搜索引擎。他只是一個在大學主修資訊科學,喜歡改造類似Google技術的年輕人,而在這個環境,他本來就該進行各式各樣的嘗試。重要的是,他和Google或微軟不同,他並沒有意圖要把這嘗試和任何商業行為結合在一起獲利。他只是一個操弄改造科技的孩子,而在他所屬的環境中,這本來就是他該做的。

2003年4月3日,RPI的學生事務長聯繫Jesse,他告訴Jesse,美國唱片產業協會,也就是RIAA,將對他和另外三位他根本不認識的學生提起法律訴訟,其中的兩位是其他大學的學生。幾個小時之後,Jesse收到訴訟的相關法律文件。當他閱讀這些文件和關於他們的新聞報導的時候,他感到越來越震驚。



「這太荒謬了,」他告訴我說。「我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我也不認為我的搜索引擎有什麼錯。我的意思是,我並沒有作任何推廣或是協助盜版的修改。我對搜索引擎所作的修改,只是為了它更容易使用。」再者,這個搜索引擎,並不是Jesse自己動手創建的,它使用的是微軟的檔案共享系統。這個檔案共享系統,同樣也不是Jesse自己創建,它讓RPI社群成員訪問的內容,也不是Jesse自己創作或者發佈的,況且其中絕大多數的內容和音樂沒有任何關係。

但是RIAA認定Jesse是一個盜版侵權者。他們聲稱他經營該網路,並因此「故意」違犯了著作權法。他們要求他就他的過錯向他們支付損害賠償金。對於「故意」的案例,著作權法案詳細規範了律師稱之為「法定賠償」的規定。這些賠償允許著作權人對每例侵害索取十五萬美金的賠償金。RIAA聲稱共有超過100例的明確的著作權侵害發生,因此,他們要求Jesse支付至少一千五百萬美金的賠償。

該單位也針對其他三位學生提出同樣的法律訴訟:其中一個就讀於RPI,一個是密西根技術學院的學生,還有一個來自普林斯頓大學。他們的情形與Jesse類似。雖 然每個案例在細節上不同,但他們的結果是完全一樣的:巨額損害賠償金要求,RIAA聲稱那是他們法定擁有的權利。如果你把這些金額合計起來,那麼這四起訴訟要求美國法院裁定給原告的賠償金總額接近$1000億美元,這個數值是2001年美國電影產業利潤總額的六倍!



Jesse打電話告知他的父母此事。他們表示支持,但顯然,他們也被這事嚇到了。Jesse的叔叔是律師。他開始與RIAA協商。RIAA要求知道Jesse有多少錢。Jesse在暑期和其他工作共存了一萬兩千美金。於是RIAA要求Jesse給他們一萬兩千美金和解。

RIAA想要Jesse認錯。他拒絕。他們想要他同意一個禁令,這個禁令讓他這輩子都不能從事許多科技方面的工作。他也拒絕。他們想讓他明白,這場官司絕不輕鬆愉快。(依照Jesse父親向我轉述的,這個案例的首席律師,Matt Oppenheimer,告訴Jesse,「你別想再像我一樣有錢看牙醫」)從頭到尾,RIAA堅持要把這場官司打到耗完Jesse的每一分錢為止。



Jesse一家被這些要求激怒。他們想和RIAA繼續對峙下去。但是Jesse的叔叔努力讓一家人瞭解美國的法律制度。Jesse可以繼續和RIAA對峙,他甚至可能獲勝。但是類似這樣官司的成本至少需要二十五萬美金。如果他勝訴,他也拿不回這二十五萬美金。即使他勝訴,他將獲得一紙勝訴文件,以及破產通知。

這樣,Jesse面對的像是跟黑道討價還價一樣的選擇:花費二十五萬美金爭取極低的勝訴機會,或者花一萬兩千美金和解。

唱片產業堅持說這涉及法律和道德問題。且讓我們把法律放到一邊,來看看所謂的道德。像這樣的訴訟哪有道德可言?殺雞儆猴又何來美德?RIAA是個強有力的遊說集團。據報導,RIAA主席每年所收入超過一百萬美元。另一方面,創作者們卻遠沒有這麼好的報酬。音樂創作者的平均年收入是四萬五千九百美元。RIAA通過許多方式和途徑影響甚至主導政策的制定。從執行搜索引擎軟體的學生那裡拿錢怎能算是道德的行為?


(這位胖子就是RIAA的主席。)

6月23日,Jesse把畢生積蓄匯給了RIAA的律師。針對他的這起訴訟因此解除。經歷此事,這個因為玩電腦而被求償1500萬美元的小夥子成了激進分子:

以前我不是一個激進分子。我也從沒有真的打算成為一名激進分子。但是現在我已經被逼到了這個地步。過去我從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我認為這完全是RIAA所作所為的荒謬造成的。

Jesse父母對於這位別無選擇的激進分子透露出來某種程度的自豪。依照他父親告訴我的,Jesse「認為他自己非常的保守,我也是。他還不是一個環保狂。我認為他們找他的麻煩真的很讓人費解。但是他想讓人們知道這些人並沒有殺一儆百。他想要更正那不公平的記錄。」

為了保護人類知識與智慧的自由流通,Creative Commons也才就此誕生......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今年開春,阿宅的神秘傳說! (98586 views)
     

各位好久不見,沒想到我也只不過是去巴里島度假了十天,竟然連手臂內側都曬黑了,想必各位阿宅一定很難體會這種痛苦吧!

唉,總之,我們不能為了在藍天白雲之下曬黑了這種小小的痛苦就整天唉聲嘆氣!

因此,開春第一篇文章,我們將秉持著本站從不退讓的嚴謹態度,認真的虎爛!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阿宅的都市傳說事務所...... (70871 views)
     

三年前的農曆春節時,我又在趕《電腦玩家》的奇幻圖書館專欄稿件,但是我想了又想,實在不知道能夠寫什麼主題。

因為大過年的,老是寫什麼鬼鬼怪怪的東西很無奈呀!

於是,那個專欄的方向就轉向了一個本人私底下的一個惡劣興趣:都市傳奇.......


(譬如說像是馬桶裡面跑出鱷魚來之類的故事)

沒想到,開始寫都市傳說之後反而壓力變得更大.....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每次截稿的時候都是半夜,要看著我臥室窗外漆黑的那一片,一邊看著最容易激起人內心恐懼和害怕的各種影片和故事,這實在對我來說是種很大的壓力,搞到最後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作惡夢……所以我也寫不太下去啦!

但沒想到今年國際書展要出書了......囧。

而且兩年前交的稿子,今年說要出版我都忘記有這本書了,更囧。

所以我要趁著過年的時候來打書科科科。

當然還是必須要祝大家牛年行大運!

底下有一些贈獎和講座的活動,但是如果你不喜歡看詭異的都市傳說,那就不要點進去啦......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一些怪點子~~~ (62224 views)
     

由於本人目前在一個藍天白雲水清沙白椰林樹影的地方十分痛苦的過活,這裡每天都晴天,氣溫都三十幾度,讓我無比的想念台北市那陰冷、潮濕房間溫度只有十幾度,跟著阿宅科科笑的景象.....(唉真希望我能把這種痛苦跟大家分享)

於是我決定把我上次去北京時看到的一些有趣的景象跟大家共享......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有笑有淚紀念飯島愛 (51229 views)
     

話說上週我去上了一個廣播節目,范可欽在中廣,下午的節目。

節目的目的就是談飯島愛。

圈外人(我的意思是沒看A片的人)可能很難理解飯島愛對我們來說那種亦師亦友的感覺。

我要用這篇文章記下當天接到的Call in電話,當作一個紀念。
(本篇隱藏自動播放音樂科科科~~~)


(這是真實發生的新聞照片,至於找不找的到這則新聞?就要看阿宅的功力啦!)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這是什麼鬼新聞! (58705 views)
     

天氣冷,不禁就會讓我想要亂發文。

特別是最近天氣冷到靠被,聽說板橋還低溫低到五度多,不禁又讓我回想起當年在關渡那邊迎著淡水吹來的海風,站哨站到眼冒金星的往事......

這段為了國家犧牲奉獻的往事,每次提起來都會想要科科笑著掉眼淚呀......

不過下面這兩則新聞怎麼想都是青少年不宜,所以如果你未滿十八,請轉台謝謝!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林伯翔同學,國立板橋高中的林伯翔同學...... (49881 views)
     

林....林....林伯翔同學,請趕快到訓導處來,你的國文老師在你背後等你.......

話說我由於一直在打PSP,竟然以為今天還是週日!

所以收到國立板橋高中三年級林伯翔同學的來信時我本來想要延遲處理一下的。

但身為一名阿宅的責任感讓我覺得不可如此!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景氣不好的時代,我們應該要鼓勵好心人才對! (60447 views)
     

景氣越是不好,飢寒起盜心的人一定越多~~~

但在這種時機裡面還可以做好事的人,我們一定要盡量幫忙大叔他們~~~

因此特地代轉尋人文章!

Lucifer

景氣越是不好,我們越是要互相幫助大叔~~~

這是轉自PTT的文章~~~

看完故事如果有人認識中央大學的那些學弟,記得通知他們~~~~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231408960.A.C10.html

作者: zhimu (快樂打球平安回家)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Re: [神人] ?中央大學4位學生 搭乘國光客運遺失皮夾
時間: Thu Jan 8 18:02:34 2009

嗯嗯,我就是那傻蛋
但是只有一傻,掉錢包的只有我

就來說明當天的情況吧
當天我們是到暨大參加比賽
回程是搭10點50分從台中發經中壢到桃園的國光號

因為車票訂位的問題,所以大部份學長都先行搭9點20的車先回去了
就剩我們幾個搭最晚班的回中壢

因為比完賽又晚所以上車就睡覺了
下中壢交流道時,已經十二點
當時因為是臨時醒來,所以我就急忙下車了
下車時還是茫茫然,後來學長說要去旁邊的便利商店買些喝的
我本來也打算要跟去,就在此時發驚覺我的皮包掉在上面

當時皮包裡有一萬五千多元
會有那麼多錢的原因是這次去暨大比賽的住宿費
交通費是由我先墊,到比賽當天我再收款

再跟學長說明錢包裡有大量金額後
先是從票根上查到國光台北總站的電話
問了桃園跟中壢站的電話
不過他們也說現在已經十二點多了
打去也不會有人接 他們都下班了 叫我明天再過去看看
但是裡面有那麼多錢,心裡總放不下

因為車才剛沒走遠,那三位學長就陪我搭計程車去追那台國光
一路追到桃園,終於看到一台國光 也是從台中發來的
看著他馬上就要開走 我立刻下車攔在他前面我還(真是不怕死)
攔下來後發現那台並不是我搭的那輛
因為那輛是三人座 我搭的那輛是四人座的椅子

後來詢問那位司機,他表明他是最後一班車了
他們的車最後也會再開回中壢的調度場停放

學長就請他載我們到調度場,司機也很爽快就答應了
到調度場時,就遇到熱心的司機先生
他是先問我車牌號碼,司機名字跟長像
我那時都處於迷矇狀態,所以根本不記得

只能跟司機說搭的車是四排座,椅子的型式
當時清潔人員也都說他們沒找
當時停在中壢調度場的國光將近有五十輛吧

熱心的司機先生就一邊幫我們察看四排座的車子
另一邊也對著我們的票根去查回來的車輛

後來終於在最後一排的車隊中找到了我的皮包
錢跟證件都沒少,找到當時是凌晨一點半了

後來另一位司機問我們是那裡的學生
我們回答中央,他就說他也住那附近 可以順便載我們回去
我們很感謝幫我們找到錢包的司機先生後就上車了

後來在車上跟司機一邊聊,後來他載我們到中原= =
心裡想應該是他之前聽錯了
不過人家那麼熱心幫我們,又有意送我們回家
我們車上四個人也不好意思請他再送我們回中央 畢竟中原跟中央有段距離

下車後我有付了些禮金給這位司機,感謝他們幾位晚下班幫我找錢包的國光同事
不過是強塞給他的 科科

下車記的當時是凌晨兩點,因為錢包找到了很爽
事先追國光的計程車費用也花了,不想再花錢
我跟三位學長就一邊聊天一邊走回中央
到中央時 已經是凌晨四點半 XDD

真的很感謝那幾位國光的司機 從桃園載我們到中壢調度場的司機先生
熱心幫我們從五十幾輛國光找回錢包的司機先生
還有 熱心送我們回學校的司機先生 (雖然送錯,不依舊就甘心)

現在司機先生有需要幫助的,我一定會去幫忙
只是我人現在在中興大學參加研討會
人星期五才會回中壢
一回去會去跟國光站說你爸還有其他同事都是很熱心的好司機


(熱心好司機我的想像圖.....)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喂,請問是警察北北嗎? (29873 views)
     

你好,是這樣的,我爸爸現在出了意外,被吊在半空中!

啊?你說有沒有生命危險?

感覺好像是沒有啦!可是我覺得我爸爸的自尊受到很大的傷害!

拜託你們趕快來救我爸爸,他快凍壞了!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有關海綿寶寶這檔子事...... (86503 views)
     

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本人十分愛在網路上跟人家打賭之類的。我也很樂意主動刊登大家穿著比基尼的出遊照之類的東西。

這次又因為我跟何曼莊大姊姊打賭海綿寶寶的關係(剛剛才發現原來她比我小.....囧。不過這不是重點。),所以我又輸了。

所以她寫了一篇海綿寶寶的文,所以我願賭服輸就要登。

不過身為哥倫比亞大學校友的何小姐還是很歡迎大家在FACE BOOK上跟她交朋友。

(補充說明:但她說她通常不加陌生人~~~因為會有怪人一直寫信來!咦好熟悉的理由!)

這個源由呢,就是因為我在一場活動裡面聽到一個頭長的很像男性生殖器的男歌手,快樂的唱著海綿寶寶的主題曲。

因此讓我意識到了,海綿寶寶應該已經成為當代不可忽略的重要文化現象,因此覺得應該特別撰文介紹。

特別是針對那些奇妙的中產階級父母,認為真‧三國無雙系列充滿暴戾,卻放任孩子每天不停看著充滿性別階級意識的海綿寶寶!

讓你的孩子這麼早接觸海綿寶寶的內褲,真的好嗎?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Matt Harding跳的傻舞...... (74488 views)
     

是假的?

是假的?

是假的?

好啦。

自從幾天前一個熱心網友驚訝的告訴我開始,我這幾天已經收到了無數的告知信,叫我務必要揭穿這個該死的騙局!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愛之味油切咖啡,藍燒我的脂肪! (62084 views)
     

本部落格一向是不作任何商業上推廣的!我們有的只是許多深路淺出的介紹文章!

但自從我看了愛之味油切咖啡的廣告之後,像我這個很樂血又樂情的人,不由自主的就跟著藍燒了起來!

在這種樂血藍燒起來的狀況之下,會想要介紹這個商品是很自藍的!

藍而,單純只是推薦商品恐怕不夠!

特別要強力推薦各位觀看這個廣告!你也會有一種全身脂肪都藍燒起來的感覺!尤其像我這種滿身肥漏的人!告訴你,單純樓樓那些肥漏是不夠的,一定要配合藍燒脂肪的飲料!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宵夜文:士林的大上海生煎包! (46097 views)
     

當你在捷運劍潭站下車之後,走到陽明戲院旁邊的夜市中,就可以看到許多的生煎包的攤子。我吃這裡的生煎包大概已經十幾年了,對此地真是再瞭解也不過了;我吃過一個兩、三百新台幣的魚翅湯包,也吃過上海著名的一個只要一元人民幣的天山大包,但士林夜市中的「大上海」生煎包還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美食之一。(台北市士林區文林路99號(三兄弟豆花斜對面))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