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並非飆車族!

「碩士生命案 5嫌持公園木樁逞兇 不是飆車族」從YY車隊以降,警察對飆車族(嚴格說來,是內容寫了「飆車族」三字的任何新聞)聞之色變,原因是警政署長侯友宜後來下了一道命令:若轄區內有飆車族出現,而警方未採取強勢作為的,將從嚴議處當地局長、分局長。

於是,對某些怕事的警察而言,飆車族三字成為禁令,所有飆車青少年發生打砸事件的,警察都會把記者拉到一邊,用盡各種方式說服他「那不是飆車族啦,那是青少年超車發生糾紛」,或是「那是青少年尋仇,只是他們的交通工具剛好是機車」等等,一些似是而非的論調,常把記者們搞得哭笑不得。

在警察的定義下,飆車族是指「三人以上、以街頭飆車為組織目的之一的犯罪組織」,在此嚴格定義之下,幾乎全部新竹縣市的飆車族,只剩下被破獲的YY 車隊才符合定義,其他的「青少年打架糾紛」都不能寫飆車族;寫了,這記者就是「配合度」差,想去警局探消息,會被消極以對,至少絕不會有警察願意與你為友。

最近有兩位國立大學的學生,和一位竹科上市公司的工程師,也是以聽說方式在網路上散播危害治安的誇大內容,警方在請示檢察官之後,認為有觸犯社維法甚至刑法誣告罪之虞,警方為了避免不實謠言造成人力惶惶,已主動發出約談通知書主動進行調查,警方也呼籲網友們要特別小心不要觸法。

三則新聞,兩篇BLOG.....

受害者的人權在哪?

另一篇新聞報導是這樣寫的當支持廢除死刑的單位有眾多教授支持,甚至還有外國政治團體和出版社贊助可以出書的時候,何爸爸在接受蘋果日報訪問的時候說:

女兒在純樸農村長大,成績很好,因為想跟隨我們從事教育就去念彰師大化學系。

大學畢業她考上金山高中老師和師大科研所。她先在金山教一年,念完碩士又回金山教。

重要到我們必須要一次又一次的折磨何爸爸,讓他在定讞之後十個月接受訪問的時候,依然痛苦的喘不過氣來。我國目前的法務部部長王清峰,在2008年5月11號接受中央社的專訪時指出根據報導,台灣的法務部在多次民調後,得出的支持死刑的民意支持度是七成八。最高法院一位法官不諱言,法官本來就很不喜歡判死刑,死刑案上訴到最高法院,通常都要發回高院更審好幾次,確定「罪無可逭,應與世永久隔絕」後,才會下定決心判處死刑定讞;然而法務部長卻遲遲不執行最高法院的死刑判決,法官心裡難免受到影響,不願判死刑。死刑犯的生殺大權操控於法務部長,大筆一揮即伏法,但國內自94年底至今未執行死刑,目前有32名死刑犯未處決,不僅被害人家屬不諒解,死刑犯也覺得度日如年,甚至連檢察官也不願對重犯求處死刑,引發法界質疑是否研議廢除死刑?否則一拖再拖也不是辦法。
黃士翰的父親也質疑為何不求處嫌犯死刑,但檢察官面對法務部長期未執行死刑,也質疑求處死刑又有什麼用?乾脆求處無期徒刑較實際。

向無名客服致敬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