鬍子與自由民主的關係!

在留名青史的溫泉關戰役中,斯巴達國王列奧尼達一世以其本國精兵300人及700名底比斯人和6000名希臘各其它城邦的聯軍在溫泉關抵擋數量上遠遠超過他們的波斯軍隊長達三天。列奧尼達的軍隊擋住了當時認為唯一能通往希臘的通道,使得波斯軍隊在頭兩天不得寸進,並且死傷慘重。但在第三天,一個希臘當地的居民背叛希臘陣營,帶領波斯軍隊沿著山區的小徑繞到希臘聯軍的後方,見此列奧尼達解散了希臘聯軍,留下300名斯巴達精兵與700名底比斯志願軍。列奧尼達與眾人視死如歸,堅守自己的位置,奮力頑抗,同時保護其他正在撤退中的希臘部隊,直至最後一口氣。雖然波斯軍隊最後仍成功佔領溫泉關,但卻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列奧尼達率領的部隊在溫泉關勇猛的死戰,為雅典的海軍提供了寶貴的時間,使雅典在接下來的薩拉米灣海戰中能夠獲勝。雅典摧毀了大量的波斯船艦。失去了海軍,波斯無法向陸軍提供補給,這給波斯軍隊帶來了致命的影響。

「八十又七年前吾輩先祖於這大陸上,肇建一個新的國度,乃孕育於自由,且致力於凡人皆生而平等此信念。

當下吾等被捲入一場偉大的內戰,以考驗是否此國度,或任何肇基於和奉獻於斯者,可永垂不朽。吾等現相逢於此戰中一處浩大戰場。而吾等將奉獻此戰場之部分,作為這群交付彼者生命讓那國度勉能生存的人們最後安息之處。此乃全然妥切且適當而為吾人應行之舉。

但,於更大意義之上,吾等無法致力、無法奉上、無法成就此土之聖。這群勇者,無論生死,曾於斯奮戰到底,早已使其神聖,而遠超過吾人卑微之力所能增減。這世間不曾絲毫留意,也不長久記得吾等於斯所言,但永不忘懷彼人於此所為。吾等生者,理應當然,獻身於此輩鞠躬盡瘁之未完大業。吾等在此責無旁貸獻身於眼前之偉大使命:自光榮的亡者之處吾人肩起其終極之奉獻—吾等在此答應亡者之死當非徒然—此國度,於神佑之下,當享有自由之新生—民有、民治、民享之政府當免於凋零。」

建國救甘興

嘿,親愛的朱大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