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國家承諾的正義! (102963 views)
     



Clyde Shelton: 我要破壞整個體系。我要把那該死的、腐敗的、病態的司法殿堂在你面前夷為平地。這將讓你永遠難以忘懷。



不久前我剛看了最近上映的一部電影叫做《重案對決》(Law Abiding Citizen)。

描述一位妻女皆為殘暴匪徒先姦後殺的父親,在司法體制為了犯罪協商而縱放其中一名犯人之後十年,展開一連串挑戰司法體系行動的故事。

其片名Law Abiding Citizen(守法公民)則是來自於片中主角主張自己是守法公民,法律與政府體系卻無法承諾保障他權益的辯駁之詞。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有關阿宅聚會,相當讓人痛心疾首的一件事情.... (108974 views)
     

半年前我收到一封信。

但是我一直不想把它公布出來,因為這實在是網聚中的黑暗面。

但是幾經思考之後,我決定還是把它公布出來。

希望能夠讓以後來參加活動的網友各自小心。

信件的標題是這樣的:

朱大 我是宅聚的參與者之一 想提醒您一件可疑的事情!!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悼念壯烈犧牲於潘朵拉星球的Miles Quaritch上校!你才是AVATAR中真正的男子漢! (89594 views)
     

各位兄弟姊妹,我們今天聚集在此地,是為了悼念一位男子漢中的男子漢。

Miles Quaritch上校為了人類的權益與安全,於西元2156年在異星潘朵拉浴血奮戰,最終為叛徒所害,身披數創猶怒目圓睜奮戰到最後一刻。

讓我們在此向Miles Quaritch上校致上最深的敬意,因為他給我們留下的是典範中的典範。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阿宅們要幸福喔! (46524 views)
     

今天有個阿宅寄給我他們的喜帖!

雖然說阿宅新娘的名字超級像是巨大機器人的名稱!

咳咳,當然不是大喊天元突破!

但是我們當然要跟著大家一起大喊,要幸福喔!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第一支舞.... (82668 views)
     

我的信箱經常有很多信,要拖很久才會回,因為我到處跑來跑去演講實在太忙。

就像是現在我因為重感冒而關在家裡的這個瞬間。

所以我又翻出來這封早就該回的信....

Dear 朱大:

( 禮貌上我應該要稱呼您朱先生,但是基於我默默follow您阿宅事務所這麼久的份上,請允許我我直接稱呼您 豪宅大大)

我是成大政治系新生,一個多小時前坐在台下(椅子下?)聽您的演講。 新生訓練還在繼續,不過我選擇翹回來宅在宿舍裡發這封信
(買了派克雞排當晚餐,覺得魷魚還是比較好吃XD)



想要表達我的感謝,對於您今天演講所給我帶來的鼓勵。

事情是這樣的:我是台商子弟,在上海唸了六年書,因而在觀點上有了很大的成長,高三這年因為想要報效國家所以拼了命考回台灣唸政治

我以為,在成大我可以遇見很多不一樣的熱血同學、不同的觀點可以給我不一樣的啟發

但是從八月到現在,其實同儕給我的,只有失望和灰心

在我接觸新同學的這兩個禮拜間,感覺跟同學聊天時有點隔閡

或許是台灣學生太用功唸書這件事上了,對於公共議題、社會時事甚至是平常的新聞常識(就像今日機械系的同學不認識Steve Jobs一樣)都不太足夠

像上次因為看到您的文章 想要跟他們討論討論廢不廢除死刑的議題 很多人表現出來的反應卻不如我想像中應該有的那個樣子

老實說,這跟我想像中的大學很不一樣

很多人一天到晚就是宅在電腦前 doing nothing (當然,這毫無攻擊您及其他阿宅大大的意味)


我室友在online game上花費掉了人生大部分的時間


對於人生、對未來、對夢想 很多同學毫無想像


我覺得這樣很可怕


我是一個很相信熱血的人 所以只有有機會 能嘗試的東西我就會去試試看

至今也真的嘗試了很多不一樣的人生經驗

反正人生如果不做一點別的事

我怕自己會無聊到死



可是這幾個禮拜 我開始質疑自己

因為我跟其他同學好不一樣

我覺得自己是異類

也有同學當面跟我說 他覺得我真的很奇怪

所以開始有點煩惱 自己是不是走錯路了?

直到今天聽了您的演講

您說的話 那些您準備的影片 以及 那個大大兩字:「堅持」

「由你自己來決定 你要相信什麼?」

我被感動了 基於很多亂七八糟的理由

然後決定堅持下去 繼續嘗試無限多個人生的可能




所以沒別的什麼,只想跟您說聲謝謝

也許您不知道

不過今天的演講 讓台下兩千八百多個人裡面的其中一個小小的新生更加堅定的想走自己的路了

還好您今天從馬祖趕回來了

還好您有搭上十二點半的高鐵

還好我沒和其他同學一樣翹掉典禮

總之,謝謝。


成大政治系102級新生



扣謝跪拜XD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James Cameron的阿凡達(Avatar)這部電影..... (170891 views)
     

我剛看完Avatar這部電影在日新威秀的數位IMax 3D試映會回來。

要怎麼樣用一句話說完這部片呢?啊,對了。

Avatar這部電影啊,就像是打手槍一樣,每個男人這一輩子至少要自己做一次。也許你之後不喜歡再也不作,也許你之後當和尚不能打,也許你之後有人排隊輪流幫你打,但總之這個第一次是一定要親自作的。

(底下本文資料不少來自阿宅必看的Wired這期報導! http://www.wired.com/magazine/2009/11/ff_avatar_cameron/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關於阿宅反抗軍的Tshirt! (82411 views)
     

各位,由於本基金會一再遭到大家批評什麼阿宅反抗軍衣服刻意不量產,導致大家需求孔急!

可是真正的關鍵在於本單位又不是成衣廠商,我也沒有成為成衣王的慾望,所以很多事情一拖再拖!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可以不要這麼崇拜武斷的權威嗎?送給崛起的武斷權威錢致榕~~~~ (87283 views)
     

好啦。有一個不知道為什麼專業是高能物理,卻被請回台灣來對許多事件發表其精闢看法的錢致榕最近又上報了。

其實這個錢致榕在本單位上次長達二十五分鐘的PODCAST中就已經特別分析過這位教授。

還有他可以擔任台灣人文研究中心講座教授的神妙威能。

可惜該篇文章我懶得寫出來,用錄音的方式感覺並沒有很多人看到。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9/09/06/podcast4

但我還是要特別推薦這篇PODCAST,特別是底下的討論

庭上,我在此提出對政治大學講座教授錢致榕公開演講指控台灣學生一案提出異議!

請容我引述該員公開報導之發言:

錢致榕不諱言,在哈佛、約翰霍普金斯等美國一流大學,不會如此,「學生聽講都來不及,怎麼有時間在課堂上啃雞腿?」美國的學校不准學生帶食物進入教室,因為「教室是知識的殿堂」

庭上,本席認為這種外國的學校都是完美的學校,外國的學生拉的大便都是香的言論也不是第一次聽到。

但是,庭上,既然錢致榕敢說的這麼武斷,本席只要找到一個反例,錢致榕的發言就與事實相違背!

http://www.canyu.org/n11056c10.aspx

庭上,美國哈佛大學歷史及東亞語言博士王丹在其Facebook上表示他上課的時候都會帶咖啡去喝。

本案退庭!

喔,蛤?

庭上你說這樣太快了一點,感覺不是很精彩?

曾在喬治亞大學任教的Cynthia Hynd-Shanahan教授,在她的Learning from text across conceptual domains一書中提到了:

「雖然上課時吃東西在本校是技術上禁止的,但我們發現有時允許學生吃點小零食並不會妨礙上課,反而讓流程更順暢。」

庭上,本席再度出示2009年9月4日的史丹佛大學的校園報導:

http://news.stanford.edu/news/2009/august31/food-politics-class-090409.html

史丹佛大學政治系教授Rob Reich所開設的食物與政治課程讓學生從準備菜餚、烹飪、上課中邊吃邊討論中體會食糧的生產、運送,以及對政治的影響。

庭上,請不要只注意看那個穿白衣服的正妹,把注意力回到本席這邊來。

另外,庭上,請容許本席再提出普渡大學(Purdue)的學生報紙的一份投書

http://www.pucchronicle.com/home/index.cfm?event=displayArticle&ustory_id=7a5e3bf3-5523-4ae9-862d-8da8f8b899f6

作者Katie Ramsey表示應該要容許辛苦趕課的學生在課堂上吃點不干擾人的小零嘴,免得血糖過低反而不能集中精神上課。最後一段則寫著「
Big thanks to those selected professors who are not bothered by snacking students. Thank you for being understanding.」(極為感謝那些少數容許學生上課吃零嘴的教授,感謝你們的體諒。

庭上,這是另外來自2008年7月20號的波士頓環球報的報導:

http://www.boston.com/news/education/higher/articles/2008/07/20/manners_missing_in_the_classroom/?page=1

作者Bella English表示:她在波士頓地區的某兩所大學任教,學生都很聰明,但在教室裡的教養則不負責任:從吃東西到講手機和收Email都有。

我們並不知道某兩所大學是哪兩所,但顯然課堂上吃東西之類的表現並非是台灣特產,並不會有旅行團特別來到台灣觀賞大學生在教室裡面吃飯這種奇觀。

同樣的,庭上,請容本席再出示另一份哈佛的報導。

這是哈佛學生報導Crimson在1997年的報導:

http://www.thecrimson.com/article/1997/9/19/the-eight-best-campus-jobs-you/

裡面在介紹最佳打工的時候,提到了領位員這個工作。文章的段落是這樣寫的:「Student life at Harvard is all about multi-tasking-reading while you eat, using extracurriculars as social opportunities, catching up on sleep during class-so what could be better than getting paid to attend performances as an usher?」(在哈哈哈哈哈佛大學的學生生活本來就是包含了吃東西的時候多工處理看書,用課外活動時間當作社交機會,在課堂上補眠等等,那以領位員的身份打工兼去看表演不是更好嗎?

庭上,你看,哈哈哈哈哈哈佛大學的學生還在課堂上睡覺呢!本案可以宣判了吧!

好啦!有關課堂上吃東西這件事情,嚴格來說,我很同意Oakland社區大學的戲劇和詩歌教授Suzanne Labadie所講的,雖然她不是什麼名校教授,但說的話卻很合理:

Eating and drinking in class is fine by me. What I do ask is that you do these things inconspicuously. Eating during class is a privilege, not a right. Your coffee or snack is much less important than what we are doing as a group. Big snacks should be reserved for the break.(我不介意你們飲食。但我要求的是你們作這些事情的時候不要引人注目。在課堂上飲食不是權力,而是特許的例外。你們的咖啡和零食並不比我們團體要做的任務來得重要。量大的零食則請下課休息時再享用。

我的看法很簡單,學生上課吃東西這件事情的重要性,遠比不過政大講座教授錢致榕演講的時候胡亂引用,牽強武斷給予大眾錯誤印象來的嚴重!

錢致榕博士,如果你不是百分之百確定,如果你不能代表美國的所有學校和教授,請你尊重自己講座教授的稱謂和和社會對你的期待,查證之後再說!

但真正重要的才不是錢致榕的錯誤引述,而是下一次,當網友或是學生又有機會坐在台下,聆聽這樣明顯武斷、缺乏證據的言論的時候請你Google、查證、挑戰、分析,並且告知他們!

這已經不再是幾十年前那種台上站了一個國外回來的權威,台下每個人只能低頭乖乖聽話的時代了!

你不敢挑戰、反對、糾正權威,就是你的錯!

我們已經姑息出了一個搞不清楚雲端運算和雲端技術還可以投書的講座教授李家同,難道我們還要繼續鼓勵和炒作一個武斷的高能物理人文權威錢致榕嗎?

Lucifer

還有,幹你媽的不要再說我自己搞什麼鬼造神運動了,你他媽的沒有實力和膽識挑戰我難道是我的錯?

朱恐龍
朱恐龍

說到這個Bioware和Dragon Age啊! (87689 views)
     

話說最近接了個案子,是協助EA測試和分析介紹Dragon Age(闇龍紀元)。

但是這工作做著做著,忽然之間很多關於過去的記憶就那麼都回來了。

原因無他,Dragon Age這款遊戲是一家叫做Bioware的加拿大公司製作的。這家公司一開始的三個創辦人原先都還是醫學背景,而他們一開始以獨立工作室的身份開發遊戲時,正好是1996年左右,那時正是我打電動的顛峰時期!

所以,幾乎他那一段時間所出的所有遊戲我都有玩過。而且其實這些遊戲本身也都做的很好玩,我給的評價也都很高。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