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只要爸爸對了,一切都對了! (205789 views)
     

由於本人最近是一個高級知識份子。

身為高級知識份子,整理表格是一個很重要的功夫。

因此,我決定運用高級知識份子的高級知識來把最近的新聞整理出來,變成一個簡單易讀的表格,讓大家可以看看高級知識份子才會懂得的社會定律:只要爸爸對了,一切都對了!

(2010年11月02日更新,感覺這張圖永遠作不完.....2011年6月1日又更新。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Pranav Mistry的第六感與高雄餐旅學院,還有來自台灣的Sikuli~~~ (93064 views)
     


Pranav小時候,感覺還真可愛~~~

最近在網路上經常被轉寄的影片是一個在2009年2月,第一次在公開場合發表的電腦操縱系統。

這個系統是由麻省理工學院的媒體實驗室中的流暢介面組(Fluid Interface)所設計的「第六感」(sixthsense)介面。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工作,上學,解決問題的動機是什麼? (80444 views)
     

我經常到很多企業去演講創意的題目,講完之後,很多時候那些高階主管都會問我:現在這些年輕人,雖然是很有創意,但是很難管理,該怎麼辦?

當然,我都會很熱情的給予建議。

但他們都會露出那種莫測高深的學長笑容(你以後就懂了),然後搖著頭離開。相信他們一定沒有聽進去我說的話。

所以,當我今天在聽Dan Pink的線上演講時,我忍不住露出了同樣的微笑。這場演講說的是新時代企業的管理。

http://www2.myoops.org/main.php?act=course&id=2079 (這是本篇唯一要請你下載的演講連結,請趕快下載謝謝!)

讓我們先從六十年前的蠟燭實驗開始吧。Duncker教授在1945年設計了一個實驗,想要證明人們的刻板印象對於解決問題的影響。這個挑戰如同那張圖一樣,學生們拿到了一支蠟燭,一些火柴,一盒圖釘,被告知要設法讓這支蠟燭固定在牆上,並且點燃之後融化的蠟不會滴到地板上或是桌上。

嗯嗯,你先想想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然後假設你是老闆,你覺得你要如何提升員工解決這個問題的效率?非常合理的想法應該是給予獎賞對吧?

幾乎近代商業行為的整個規範都是這樣的。解決任務給予獎金,給予分紅,給予金錢的收益。聽起來很合理,實際上每個公司也都是這樣執行的。但,這樣的金錢獎勵制度真的適合現代的情況嗎?
好啦,話題轉回到這個1945年的實驗。這個實驗的正確解法通常在幾分鐘之後人們就可以找到。

正確的答案是,把那個裝著圖釘的盒子拿來當作固定用的燭台釘在牆壁上,把蠟燭放在裡面,點燃之後蠟也不會滴落到地面或是桌上。這個實驗的挑戰之處在於參與實驗者必須要跳脫傳統的限制,把裝圖釘的盒子當作一個可以自由使用的工具,而不僅是拿來裝圖釘的容器。

同一個蠟燭實驗,二十年後,也就是1962年時,普林斯頓大學的Sam Glucksberg教授決定用對照組來重作一次。同樣的條件,兩組不同的學生,他們聽到的規則說明,唯一的差異是在於,一組聽到的是「各位,請你們做這個實驗的目的是為了要建立一個速度的標準,看看人們大致需要花多少時間來解決這個問題。」

另一組聽到的則是,「各位,這個問題要請你們設法解決,如果你們今天解決這個問題的速度是今天所有參與者的前25%的話,你就可以獲得20美金的獎金。」
這個實驗的結果呢?

Sam Glucksberg作的這個跟社會學、心理學相關的實驗得到了一個相當微妙的結果。它跟我們的商業管理模式相違背,也跟我們的直覺相違背。效率如果夠高可以獲得獎賞的那一組,平均要比其它組的表現慢上3.5分鐘。

目前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的史隆管理學院,專精於決策過程和行為經濟學的Dan Ariely(也是《誰說人是理性的》一書的作者)在不久前也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了類似的實驗結果。他在印度和麻省理工學院,都作了一系列的測試,針對受測者執行一連串的挑戰,包括了記憶遊戲、拼圖挑戰等等,並且分別針對這些與測者提供大中小三個不同等級的獎勵。在印度,小獎勵大概是五毛美金,約莫等於印度鄉村一天的工資,中等獎勵則是五元美金,大約是兩週的工資,而大獎勵則是50美金,等於印度農村五個月的工資。

但結果卻反而讓人感到驚訝,能夠得到更高獎勵的人,表現並沒有比只能得到低獎勵的人來得更傑出,甚至在印度的例子裡面,面對更高獎勵(五個月工資)的人,表現在所有組別裡面反而顯得最差!

Dan Ariely用這個實驗來要求華爾街重新審視那些銀行或是投資機構的經理人所領的高薪,顯然不能夠真正達成激勵的效果,反而變成兩面刃,讓人盲目的只追求短期業績和獎勵,卻忽略系統的整體發展。

但這部分不是我們今天的重點。

Dan Ariely的實驗並非告訴我們金錢獎勵完全沒有用。

在接受的測試偏向機械化,不需要跳躍性思考的時候,金錢獎勵和成就的表現是正向的。

也就是說,如果企業內的工作像是記帳、整理資料這類的日常性工作,金錢獎勵是有用的。

還記得上棉提到的蠟燭問題嗎?學生們拿到了一支蠟燭,一些火柴,一盒圖釘,被告知要設法讓這支蠟燭固定在牆上,並且點燃之後融化的蠟不會滴到地板上或是桌上。

原先這個版本的實驗被視為屬於跳躍性思考的測試,但如果把這個實驗改成下圖的場景,它就變成了機械化的任務了:把圖釘從盒子拿出來放在桌上,整個實驗就變得簡單許多。為什麼?因為對於參與者而言,這是一個不需要挑戰傳統定義的問題,所有被放置在桌面上的東西,都被視作解決問題的工具。因此,通常實驗者在簡單改變了這一項要件之後,解決問題的速度就快了許多,它就變得一點挑戰性也沒有了。

在普林斯頓大學的Sam Glucksberg教授1962年的實驗中,給予金錢獎勵的人,在簡化後的蠟燭挑戰中表現確實比較好。

但是,現在白領階級上班族所面對的問題到底是哪一種比較多?是機械化的日常工作?還是挑戰性的突破創意冒險?如果在前者幾乎都可以外包給大陸、印度的狀況之下,後者的工作還是只能用單純的金錢獎勵來激勵工作者的動機嗎?

尊嚴、自主、彈性,也許反而是新時代工作者最大的動機。姑且不論自主運作的維基百科擊敗所有專業人士堅持的大英百科或是微軟的Encarta,我們來談談眾所皆知的Google管理方式吧: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運用自己上班的20%的時間來作自己想作的事情。Google近年來將近一半的新產品都是從這只佔了五分之一時間的彈性運作所產生,Google News等功能都是如此開發的,而這家公司正在運用這個管理方式改變世界。

Google的工程研發資深副總裁Alan Eustace也承認,管理階層看到工程師們自由運用自己五分之一的時間的確有一些擔心,但是「我認為能夠控制自己的時間和點子是很重要的。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夠躁進。」

採用這類員工自主的公司越來越多,3M的員工可以用15%的時間來開發自己的計畫,澳洲的Atlassian公司則是與Google採取相同的作法鼓勵員工自由創作,自主管理。這些公司的表現都是有目共睹的好。

在新的時代,身為管理者的你,是不是也許應該考慮一下使用別的激勵模式和管理規則呢?

Lucifer

就像是下面這個.....

我好像好久沒用SGG的圖了!

http://www.flickr.com/photos/sgg413/

穿這麼多是公益廣告嗎?

朱恐龍
朱恐龍

為什麼人類不能製作出一個安靜的馬達呢? (73398 views)
     

我們都知道馬達是一個很基礎的科技。

許多人國中的時候都曾經應用電磁學原理的概念來親手做過馬達。

我們都知道他是透過磁力排斥的關係來讓馬達不停的轉動,同時透過電力的供給讓他可以持續的轉動。

這是一個非常基礎的科技。

但是我們不可以只關切棒球,而不關切這個核心技術。因為英國美國日本大陸都是因為這些核心技術而可以變成世界上的強國,就像人類其實許多年前就用過雲端技術一樣,其實我們只是把很多基本的東西換了一個名稱之後就變得很炫了。


中國古代雲端技術示意圖

雖然馬達是一個很基礎的核心技術,但是我們就是因為太過忽視這個技術,所以導致很多科技最基本的發展無法領先各國。即使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中,我都會跟我的學生強調,基礎技術是很重要的。

我也經常在不相干的課程上問不相干的問題,但是因為我的學生們知道我要寫專欄需要他們的應和,所以他們都會很高興的表示驚訝或是震驚的樣子。這樣也是我們核心競爭力的一部份。

最近特別是因為我們家的朱小胖誕生,因此我們家多了很多跟馬達相關的基礎技術產品。

特別是一家叫做美樂(Medela)的瑞士吸奶器。

這家的產品相當昂貴,動輒要個新台幣五六千元。

號稱是電動擠奶器裡面最高檔的產品。照說這麼貴也應該運用相當先進的科技吧!

但是相信受害者們都很清楚,這個美樂(medela)的產品,其電動馬達的損壞率和聲響真是爛到驚人。

我們家不到三個月就壞了兩個。而且爛就爛在他的馬達聲音真他媽的大!

你會以為這樣的價錢可以做的出一個安靜無聲的馬達來!

抱歉並沒有!

他的聲音就跟一台抽水馬達一直在你耳邊抽水一樣!

所以我說這就是忽視核心基礎技術的一大問題!人類就是因為這樣而不能進步的!我的學生聽到我這樣講之後,也都覺得非常同意!

為什麼呢?

你想想看,如果老公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耳邊都有一台抽水馬達在抽水,白天怎麼會很有精神上班呢?

沒有精神上班,就不能夠替企業創造利潤,企業沒有利潤,就不能夠繳稅給公務人員浪費給政府,政府沒有稅,就不能夠大興土木讓國家進步,國家不能進步,人類就不能上火星,人類不能上火星,就不可能去潘朵拉,人類不能去潘朵拉,就不能夠開採難得素,人類不能夠開採難得素,就不能夠有室溫超導體的出現,如果沒有室溫超導體的出現,人類就不會快速的進步!

所以,如果美樂吸奶器的馬達不重視核心技術,人類就會因此而不能夠快速的進步!

因此我要在此再度呼籲,美樂擠奶器的馬達一定要做成無聲的,因為我的學生們聽到美樂擠奶器聲音像是抽水馬達一樣,也都感到十分的震驚!他們都覺得自己讀到國立大學了為什麼在課堂上還要扮演配角的震驚角色,因此他們對於自己的震驚也感到非常震驚!

但是,他們也很高興自己的震驚最終可以促進人類的進步,因此他們的震驚是有意義的!

最讓人震驚的是,今天是小圖日,所以本篇文章的圖都盡量的小。

Lucifer

http://www.flickr.com/photos/likephoto/

包括了HARDWORKING的圖都超級的小的,以方便那些頻寬很小,眼睛很小的讀者閱讀這篇文章。這樣大家以後就知道一篇文章都用很小的圖會是什麼狀況了。總之,小圖也是核心技術的呢。


朱恐龍
朱恐龍

十五萬分之四的故事。 (133548 views)
     

2010年1月9號,下午一點半。

我人在台北。

當時氣溫大概十七度左右,還下著毛毛的細雨。

自從2009年4月29號我寫過一篇叫做十萬分之一的故事的文章之後,又經過了一年。

在2009這一整年中,我做了一百零一場的演講,聽講的人數七萬五千一百四十四人。

換句話說,我平均每三天就有一場演講,在那篇文章之後,我又做了五萬人的演講。

我試過一天連續講三場演講,一路從大太陽講到月亮出現在半空中,最後連站都沒有辦法站直。

2009年11月4號於揚子高中,校長會看我的部落格唷!攝影師好像把月亮修的太大了一點!

我也試過七天做八場演講,結果最後兩場喉嚨啞了,差點說不出話來。

這一週我剛做完2010年最初的兩場演講。

我真的已經非常累了。

我的感冒已經好了,但還是會咳嗽,而且還拉肚子拉的兩腿發軟。

我兒子朱小胖最近晚上因為鼻塞睡的不好,所以經常把我吵起來,我已經快一個月沒有好好的睡覺了。


他晚上不睡覺的時候並不可愛,真的。

前一場的演講甚至連跟我跑了幾百場演講的電腦都已經不行了,演講到一半當機,當到不能再用。

我這場甚至必須要用別人的電腦暫時替代,因為花了一整個晚上修理的電腦到了現場又當機了。

我甚至連手機都已經被東奔西跑的旅程給壓到連螢幕都看不見了。

我還戴著口罩,因為鼻塞剛好的我吸到太多冷空氣沒幾句話就會咳嗽,連講話都不太能夠繼續講下去。

而且,這個學校上次我來演講已經是五年前了。

真的已經很久沒來了啊。

以我目前的狀況,說油盡燈枯大概太過份,但殘破不堪勉強算是正確的形容。

這所學校甚至曾經創下硬生生把講者噓到翻臉的紀錄。

我實在沒把握用這種狀況到底能不能夠做一場好演講。


這是納美人張韶涵的演唱會,並不是演講。

所以,我特別提早到了一小時,我還清楚的聽到同學因為這場演講要延長週會時間的不爽聲,因為他們下週就要期末考了。

第一排同學還有人跟我大喊「我支持李家同!」

然後,演講就開始了。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我不想打新流感疫苗.... (84128 views)
     

兩周前我寫了一篇文章,表明由於本人以前打疫苗遇過過激反應,所以這次不敢打疫苗.

而且我上網查半天又查不到相關資料,於是連我全家人都一起不敢打。

好啦,這篇文章後來登在非凡新聞周刊。然後被登在UDN上。

於是我就變成綠營打手了。於是我就變成聽名嘴就不打疫苗的盲從民眾了。

最經典的就是這一篇:

發表者: taco1000 2010/01/08 03:54:49
標題:你有問題就別打,廢話不用太多,過敏是你的問題
這篇文的作者
你自己體質特殊
不用廢話一堆
很多人要為自己做的事負責的
全世界也沒有誰敢說哪一個疫苗都沒有問題的
國光疫苗如果問題很多,敢上市嗎?

你查不到資料不代表人家沒資料
有法律規定資料要上網給你大爺查得到嗎?
這年頭,民主國家的人民,大頭症越來越嚴重了

總之在這篇文章裡面本人又輪值綠營了,歡迎大家罵我理盲濫情和支持綠營謝謝!

http://mag.udn.com/mag/newsstand/storypage.jsp?f_MAIN_ID=76&f_SUB_ID=4211&f_ART_ID=229809

幹!從打不打疫苗就可以知道陣營喔?你以為這是投票喔?靠背!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簡單的方法與正確的方法..... (106297 views)
     

我讀的國小處在一個以一般人眼光看來不是很好的學區。

這裡有很多家庭的社經地位都不高,所以班上真的有不少窮小孩。

我記得班上經常有同學沒有帶手帕衛生紙或是沒有交作業的原因是因為家裡沒人,或者是隔代教養,奶奶根本沒辦法幫忙處理這些東西。

應該是在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班上有一位同學叫做蔣妮。(或者是江妮,我小時候記憶力很差的)

她長的黑黑瘦瘦小小的,一點也不漂亮,卻有一雙大眼睛。

班上也有人會笑她不是黑,是不洗臉所以才髒髒的。

但她總是經常檢查手帕衛生紙的時候不合格,我們也從來都不知道到底為什麼。

這一天,她不但檢查手帕衛生紙又不合格,而且老師問她早上有沒有刷牙的時候,她竟然沒有刷!

我們班上那位很容易暴怒的老師決定要處罰她.....

說也奇怪,人生很多時候讓你永難忘懷的景象往往不見得發生在你人生最重要的時刻。

我只記得,當那堂課下課,我衝去教室外面的洗手台玩水的時候(是的,就算天氣很冷,我還是很愛假裝跑去洗洗手);

蔣妮正在那邊接受她的處罰。

她正在用平常我們拿來刷水槽的棕刷,刷著牙齒。

當我和她四目相對的時候,我看到她晶亮大眼中的屈辱,和嘴角流下的細細血絲。

在那一瞬間我退縮了。我把手從洗手台上的水龍頭悄悄移開,轉身回到教室裡面。

在那一瞬間,好像有什麼東西永遠的離開了我的身體。

這個景象我就這麼一直記住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忘掉。

雖然我再也沒有遇過她,畢業紀念冊上似乎也沒有她的名字。

我知道我會從國小畢業,我會從國中畢業,我會從高中畢業,我會從大學畢業。

但我知道這個景象大概永遠不會從我的腦海中畢業。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