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廣告】酸梅湯的滋味。 (49330 views)
     

台北市的228公園外面有一家叫做公園號的老店。

Follow up:

這家店從它面前的公園還叫做新公園的時候就出現了。很早很早的時候,一袋酸梅湯一塊錢。

小的時候我經常跟媽媽去那附近的東方出版社,家裡小的時候沒有很多錢,所以我們去東方出版社的時候通常只能夠坐在地上一直看免費的書和吹冷氣,我媽就會坐在旁邊等著我看到心滿意足再回家。

然後在那旁邊有一家小小的店面是第三波的店面,當時是專賣電腦相關產品、圖書,但是也有賣遊戲磁片。那時才國小五年級的我,經常站在遊戲櫃前面發著呆,握著只有三百元的零用錢,思考自己到底是要買一片九十元的單面磁片遊戲買三片還是要買一片一百五十元的雙面磁片遊戲?

但不管怎麼思考,最後零用錢總是不夠,我也總是要買亞森羅蘋回家看,天真的以為自己有一天會變得很有錢,可以隨便買全套的亞森羅蘋回家。而我買回家的遊戲磁片,不管是單面還是雙面的遊戲,總是比不上我站在遊戲櫃前面的那三十分鐘,腦內不停幻想出來的遊戲畫面,所以下個月我又會準時報到站在遊戲櫃前面開始不停的幻想。

這其中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如果我當天表現不錯,或者我手上有額外剩下來的零用錢,我總是會跟媽媽一起去買一袋酸酸甜甜的酸梅湯。酸梅湯有著烏梅和中藥材的味道,我從來不知道這要用烏梅、山楂、甘草、桂花燉煮十小時才能完成,我也不知道裡面加了一點點蘇打,所以喝起來有一些汽水的感覺。然後因為袋子不大,所以如果放了太多冰塊會喝不到什麼酸梅湯。

這家店位在衡陽路二號,年紀還比我大六歲以上。

然後日子飛快的流逝。

一袋從十元變成十五元,然後變成杯裝的。然後一杯變成二十元,變成二十五元。原先感覺好大份量的酸梅湯慢慢感覺不夠喝了。

我上了高中,上了大學,當了兵,出了社會工作,結了婚,生了小孩。

但這家店依舊在公園的門口,數十年如一日的賣著酸梅湯。

最近我經常去附近開會,我老婆意外的也跟我一樣喜歡喝那裡的酸梅湯。所以我每次經過只要記起來,就會去買個三大瓶回家孝敬老婆。

今天,我同樣也去買酸梅湯的時候。店裡面站了一位老先生。

他看到我,臉上露出認識我的表情,「我在電視上看過你啊!」

「你說的很有道理,那些支持廢除死刑的專家學者都是在溫室裡的花朵,不瞭解一般民眾真正的想法。」

「送你一瓶酸梅湯,你要繼續多提出意見啊!」

老闆謝謝你,我被你這一瓶一百塊的酸梅湯給收買了。

你的委託我確實收到了。


(買了三瓶老闆送一瓶)

雖然你穿著汗衫和防水的雨鞋,跟那些道貌岸然,穿著西裝大聲疾呼廢死的教授比起來似乎沒有那麼上相。

同樣的,上週在長安西路上開著卡車和三個人擠在車上嚼著檳榔的大叔稱讚我上電視說的很好,你的委託我也收到了。

同樣的,今天白天在敦化南路星巴克門口熱情跟我握手的大叔,你的委託我也收到了。

雖然你們不是法律系教授、你們不是中研院研究員、你們不是收費昂貴的律師、你們不是什麼國際樂團的主唱,你們不是什麼教育界的偉人和先知。

你們就算站在我身邊我也不會認識你們。

但你們對我的誇獎,讓我覺得很驕傲,我寧願站在你這邊喝著酸梅湯,也不願意站在另外那群衣著光鮮的人身邊呼喊著人權和國際趨勢。

雖然我三月二十七號辦的活動欠下的三十萬到今天才賺到足夠的錢還清。

雖然我們也沒有錢從其他國家邀請什麼好幾個人來批評其他國家的政策和其他的受害者家屬的價值觀。

但我們有我們的方法。

酸梅湯便宜不起眼,卻讓人覺得幸福。

我們每個人單獨在一起雖然不起眼,但我們有我們守護信念的方法。

謝謝你和其他的大叔(為什麼都是大叔?),和那一瓶我這輩子第一次被人請的好喝酸梅湯。

Lucifer


(親吻著大叔送的酸梅湯的朱小胖)

朱學恆在本文中接受了公園號酸梅湯員工兩瓶各價值一百元的酸梅湯的餽贈。

總值新台幣兩百元。

大叔的誇獎:無價。

朱小胖親吻酸梅湯純為感謝他爸爸撫養他長大的辛苦,並無為酸梅湯代言之意圖,因此並無承擔代言人風險之義務。

補充:本文刊出後收到一封讀者來信,在此希望各位替這位鄉民加油。

加油啊!終有一天...會換成我們替自己的兒女買酸梅湯的...

朱先生您好:
我是一位跟您年紀相仿的鄉民(應該吧...我67的),星期六晚上 我照例去看了您的網誌
發現了[酸梅湯的滋味]這篇文章。

我看完之後,在螢幕前面哭了很久!

我要說聲謝謝您...雖然你我素昧平生!

我很小的時候,每次跟著父親回台北省親,父親都會帶我去一個公園旁,買了一杯酸梅湯給我喝
我就這樣一路在火車上喝著父親買給我的酸梅湯,然後滿足地睡到員林。
只是當時年記尚小的我,一直不知道這間店在哪?
長大後父親一直希望我能完成他當年的遺憾:為了家庭而放棄攻讀台師大的博士學位!
所以我攻讀了台灣大學的博士學位,而兄長也攻讀了成功大學的電機博士。
只是這段兒時的記憶,隨著台大忙碌的生活,逐漸被淡忘

在前年(2007)的暑假,當哥哥前往美國參加研討會,進行論文投稿簡報的那天下午,
父親出了非常嚴重的車禍,變成了植物人。
這三年,我每每想起許多與父親相處的時光與回憶,總是不禁掉下男兒淚!
唯獨這個酸梅湯的記憶,一直無法如願!

星期天下午,我站在公園號面前,喝著記憶中的味道
只希望父親有一天可以醒過來,再買一杯給我喝!

感謝您看完我的情緒性文字,
最後還是要再謝謝您的文章,讓我可以找回與父親僅存的一點牽絆!
謝謝


鄉民 OOO敬上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


一般留言區

Table 'blogs.guestbook' doesn't exist
暱稱
E-Mail
主題
驗證碼 (請輸入左方圖片黑色文數字)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