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一年之後的阿凡達..... (14383 views)
     

一年之前我在雜誌上寫了這篇文章,講的是大家忽然之間覺得自己遇到阿凡達覺得很High,然後每個人都說自己可以湊一咖搶一票的時段。

一年之後看起來還是沒錯,那些說什麼國內廠商可以在3D領域跟著趕上風潮和賺上一票的預言,依然是沒有實現。

一年之後我還是想要提醒一下大家。這場James Cameron在TED的演講值得一聽。

http://www.myoops.org/main.php?act=course&id=2120

先瞭解人家花了多少時間走向Avatar,你才能夠知道自己也該花多少時間才有可能和別人並駕齊驅。

作內容產業要夠有眼光,夠投入才能領先,代工業或許可以跟著投入大筆資金賺到一波後期的的收入,但內容產業晚了一點就是變成第二個、複製品,要真正佔據領先的機會很困難了。

Follow up:

詹姆士‧柯麥隆的作品阿凡達在全球達成了前所未見的票房風潮,許多觀眾一看再看,最後終於在短短的時日裡面,讓他的票房超越了原先以為永遠無法打破的鐵達尼號票房紀錄,成為電影史上新一代的的世界票房第一名!

一時之間許多人跟著高興起來,包括了軟硬體廠商,紛紛表示阿凡達帶來了新的3D電影的元年,讓所有人都可以期待新的商機。於是我參加了一次會談,與會中人也同樣興奮的覺得台灣在硬體產業一定能夠分到一杯羹,真是一個好大的商機。

但是我必須要說,你們都錯了。詹姆士‧卡麥隆的電影本身才是一切的關鍵,3D技術發展超過二十年,如果沒有卡麥隆親自操刀改善3D攝影機的笨重和落伍的技術,沒有他拉攏更多導演一起拍攝3D片,有多少戲院願意花十萬美金,將自己的放映系統改裝成可以放映立體電影的戲院?2005年的時候全美國合格的3D戲院不過七十九家,到了2009年的時候已經成長到三千家。

卡麥隆的所作所為基本上是徹底的改變了全球市場,他讓人們的口味和市場追上他的野心和理想。這其實是一個國家應該做的事情,但是他卻透過一個人的力量和好萊塢的大量預算達成了該由整個國家達成的娛樂文化上的革命。

台灣有做出同樣等級的努力嗎?還是我們只是坐在那邊等著分人家留下來的殘羹剩飯?在會談中有些人提到台灣的動畫產業也會因此而開始獲得很多接單的機會,甚至更為可能搶下許多的3D動畫的商機。

你們錯了,大錯特錯。

所有人都知道,軟體、藝術創作的實力必須要透過競賽、創作來培養。你可以直接上網查查看,台灣2009年有多少場專門的動畫創作比賽,可以讓學生來累積、培養實力,得到評審的分享和指教,甚至更進一步獲獎嶄露頭角的?

我剛查過。不到五個比賽。所以換句話說,如果你今天生在台灣,是就讀動畫、多媒體科系的學生,你要參加國內的比賽,就算每一場都參加,一年也只有五次。

如果我錯了,歡迎糾正我,我當然希望有五十場,甚至五百場的比賽可以讓學生們來參加、歷練和寫在履歷表裡面。

去年我在一家咖啡店跟朋友聊天的時候,遇到一群從沒有見過面的學生,他們堅持要特別到我桌邊跟我道謝。我覺得很狐疑,我並沒有做過什麼特別值得他們來打招呼的事情呀?

仔細一問,才知道我自掏腰包辦了三屆的奇幻藝術獎裡面有一個影片獎,是當時台灣極少數讓他們可以用動畫參展的獎項,於是他們有很多同學都來報名參賽,最後也有一些人得獎,這些獎項就成為他們履歷表上特別的一項,甚至讓他們更可以進一步去報別的比賽和獎項,或者選擇踏入業界。因為我們找來的評審有許多人是在業界工作,他們看到特別精彩的作品,甚至在頒獎前就直接洽談合作的可能性了,更別提得獎之後的曝光所帶來的效應了。

不過,我並不好意思跟他講,這個獎項我自掏腰包辦了三年,每一屆拉到的贊助都少的可憐,即使最後一屆參賽人數超過一千人,但是在虧了將近五百萬之後,我還是只能悄悄的讓這個比賽劃下終止符。

因為,幾乎沒有企業和政府機關願意贊助這樣的比賽,他們都天真的認為動畫人才是教出來的,是天上掉下來直接就可以進入職場就業的,是職業訓練所培育出來的。

不過,我相信,台灣的這些年輕人,就算辛苦一點,也總會找到屬於自己的路的。

而你們,可以踐踏在我們倒下的身體和努力上前進。

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和價值。

你們要加油啊。

Lucifer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


一般留言區

Table 'blogs.guestbook' doesn't exist
暱稱
E-Mail
主題
驗證碼 (請輸入左方圖片黑色文數字)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