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烈士與民國百年..... (30350 views)
     

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Follow up:

民國九十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今天晚上,是中華民國一百年的跨年。

但是我沒有時間參加跨年,因為這天晚上我要主持跨年的廣播節目。所以我得要提前出門去,否則節目就會開天窗啦。因為有不少年輕人準備歡度他們這輩子只會有一次的民國一百年的慶祝。

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

今天晚上,台北市有兩場跨年的煙火。

一場是在台北市政府前面,也就是有演唱會,Taipei 101有跨年煙火施放的那一場。參加者據說有八十二萬人,參加的人來自各地,所有的人只要有意願都可以去,這也讓附近所有的交通設施遇到了空前的挑戰。

另外一場則是在大佳河濱公園。斥資五千萬,參加的人是經過邀請和篩選的一千一百名貴賓,三百名特級貴賓(他們有座位)和五千名可以站著看的一般民眾。但這五千名一般民眾也必需要接到邀請函才行。我不知道是哪些人可以收到邀請函,有資格看這個表演。我只知道我沒有資格。

吾誠願與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時勢觀之,天災可以死,盜賊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無時無地不可以死,到那時使吾眼睜睜看汝死,或使汝眼睜睜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

但是當我試圖離開大直區的時候,我發現我遇到了很嚴重的挑戰。

為了大佳河濱公園的煙火。

北安路被封鎖。

大直橋被封鎖。

明水路被封鎖。

高速公路的濱江街交流道被封鎖。

通往市區的其他道路全都大排長龍,嚴重回堵。

在我設法趕到了電台之後,甚至有聽眾打電話進來,他本來只是想要開車回家,一點也不想要參加什麼跨年倒數的,但因為高速公路當天嚴重受到濱江街交流道封鎖的影響,所以在經過了都可以開到屏東去的六小時之後,他現在正在高速公路上打開車門,和所有的駕駛一起看著煙火跨年。

林覺民「與妻訣別書」,信中,他呼喚了愛妻四十九次。
三天後,黃花崗之役,他再也沒回來了。
兩百四十九天後,中華民國誕生!

他們的犧牲,寫成今天幸福的詩篇。

上面這段,是民國一百年的廣告中最受歡迎的革命烈士「林覺民」篇的最後口白。

讀之令人鼻酸。

八十二萬人參加的活動和僅有極少數(有椅子坐的好像只有一千三百人,有特等椅子坐的有三百人)貴賓可以親臨現場的活動。

林覺民犧牲了一百年之後,如果他看到這兩個活動,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不知道他是比較願意參加那八十二萬人的活動,還是那僅有極少數貴賓可以親臨現場的活動?

而林覺民和他的子孫,又是不是有資格坐在那僅有三百人的特等貴賓席上,看著那花費了五千萬,封鎖了高速公路交流道、數條主要幹道所舉辦的,真正的一般民眾卻無法入場的煙火表演?

這,會是他真正想要看到,以民為本,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共和國嗎?

或者,他沒有想到過了一百年之後還會看到這樣的景象和安排?

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答案了。

吾愛汝至。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卒不忍獨善其身。

Lucifer

但,我們的所作所為,不就正是在告訴他們,他們和家人的犧牲是不是值得的最好答案嗎?

大家都把烈士拿來當宣傳的道具,但我們真的活在他們的理想之國中嗎?

我們真的隨時隨地努力,不要讓烈士的理想失落嗎?

還是有機會宣傳一下就用一用,所作所為卻跟他們的理念相違背呢?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


一般留言區

Table 'blogs.guestbook' doesn't exist
暱稱
E-Mail
主題
驗證碼 (請輸入左方圖片黑色文數字)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