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當社會有人犧牲了..... (47252 views)
     

我們做了什麼?

當葉爸爸流著眼淚悲嘆自己的孩子被剝奪了性命的時候,我們做了什麼?

難道我們只是發發文,罵罵人就好了嗎?

當然不是!

有人提出了修法,要以累犯性侵犯化學去勢的方式避免有更多的被害人產生,並且開始請其他立委連署。

這份連署書已經在今早傳給了立法院所有的立委。

如果你也認同這個法案,請用下面這個連結中的立委辦公室聯絡資料,打給你的選區立委,表達請他連署支持這項法案的意願。

我們會持續公佈連署的進度,有哪些立委參與了連署,讓網友隨時知道。

20110329連署進度:目前連署委員如下:吳清池、張嘉郡、蔡正元、郭素春、洪秀柱、孫大千、徐少萍、林鴻池、陳秀卿、劉盛良、侯彩鳳。
20110410連署進度:「林滄敏、陳淑慧、張嘉郡、蔡正元、吳清池、郭素春、盧秀燕、孫大千、徐少萍、洪秀柱、林鴻池、陳秀卿、劉盛良、侯彩鳳、朱鳳芝、簡東明、張慶忠、林建榮、陳根德、邱毅、盧嘉辰。

共21位委員了

http://www.ly.gov.tw/03_leg/0301_main/legList.action

你也可以點擊這個連結去瞭解什麼叫做化學去勢。

http://www.facebook.com/nxu0101?sk=app_7146470109

當然,我們還要做的比這更多,也不只這個法案要提出。

還有孫大千委員的性侵累犯一律不得假釋的修法。

我們還在找更多的人合作、幫忙、想辦法。

你不久之後就會知道。

我們這幾天就會跟著雲林選區的劉建國立委一起去拜訪葉家人,看看能夠有什麼幫上忙的地方。(因為過去這幾天劉委員的團隊也在葉家人身邊一直照顧他們。)

我個人也捐出微薄的五萬塊給葉家,希望能夠當面致意,當作社會對他們的歉意。

下週一劉建國委員也會以以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召委身份邀請內政部部長兼家暴及性侵防治委員會主委江宜樺、內政部家暴及性侵防治委員會簡執行秘書慧娟、衛生署、法務部、法務部專案報告「性侵害防制法之被害人保護及加害人治療輔導體系施行現況」,並備質詢,會中也將會討論到修法內容。

我們希望讓葉家知道,整個社會都是站在他們背後的,葉爸爸的眼淚和葉家人的眼淚,就是我們的眼淚!

你可以用任何形式,任何方法表達你對這社會的努力,表達你對葉家人的歉意和支持,這都是正確的。

但下面我要舉的例子則是不應該學習和效法的。

Follow up:

但是其他人呢?那些自認代罪羔羊,自認被誤解的所謂廢死團體呢?

http://www.facebook.com/lhsinyi/posts/10150168888655926

我想講的事情很簡單,廢死聯盟至今不瞭解他們被批評的原因才不是什麼代罪羔羊。

你們被批評的原因是因為你們除了指出一張嘴指揮政府之外毫無作為,更嚴重的是你們不擇手段,干擾司法!

不要以為王國華死了大家就忘記你們當年被雄檢調查的紀錄!

從事死刑犯輔導工作的應曉薇小姐在五月接受時報週刊的專訪時,表示「廢死聯盟並沒有見過張俊宏。」

「很多死刑犯是廢死聯盟根本沒有見過的,他們卻宣稱面見過死刑犯,根本就是說謊。」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ExteriorContent/EXC-index/0,3816,1702,00.html
(這是時報週刊應該是1684期的內容,也就是2010年5月21日到27的那一期,各位可以去買來看)

也不要以為我們忘記了死刑犯吳慶陸家屬對廢死聯盟的質疑和指控!

死刑犯吳慶陸的妹婿石先生則是在今年五月三十號晚上,扣應進TVBS的2100週末開講,表示吳慶陸曾經多次表示想要以死贖罪,不願意進行釋憲,甚至寫過許多封信要求家人千萬不要同意簽署廢死聯盟要求他們簽署的釋憲申請書。但家屬最後竟然在廢死聯盟的釋憲申請列表中看到吳慶陸的名字!

百思不得其解的他們只好無奈的扣應進談話性節目,表達對廢死聯盟手段的質疑。

還有,中正大學的盧映潔大嬸,沒錯,我說的就是你!

你還好意思提到性侵殺人犯王國華!

你還好意思談遏止連續性侵犯這個議題?

你以為我們忘記了嗎?

你以為我們忘記在你津津樂道笑著談王國華性侵殺人的事跡,並且把責任怪罪到被害者父母身上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發了存證信函給多少抨擊你、抨擊王國華性侵案件的人,逼迫他們道歉?

你要求多少人捐款給你皈依的師父,讓他的基金會多收到多少錢?

你強迫多少人不得透露威逼和解信函的內容?

你告了多少跟你意見不同的人上法庭?

你用自己最擅長的法律壓迫了多少反對你意見人的言論自由?

批判你偏袒性侵殺人犯,歸責於受害者父母的那些人都被告了,性侵犯永遠知道還有你守護他們,還有你站在他們那邊替他們辯解,還有你打壓那些跟你不同的言論,他們的行徑當然不會被遏止!

你還好意思說?

你還好意思沾沾自喜的表示「我本來就想問那些人, 一個連續性侵的王國華槍決了, 依他們的邏輯, 應該是可以嚇阻所有連續性侵者啊」

葉小妹妹犧牲了,你這個大學教授就只記掛著你那位寶貝的性侵殺人犯,即使違背他意願你們也要阻止他死刑的王國華。

看看在葉小妹妹犧牲之後,不到一週的昨天,這群人在討論什麼東西?

http://www.facebook.com/lhsinyi/posts/171550489561051

看看你們這些人沾沾自喜的嘴臉,看看你們取暖自認為受害者的留言,看看你們喜形於色於以後吃穿不愁,喜形於色於自認為靠著告人就可以打壓對立言論的那種冷酷面孔。

打壓對立者言論自由,把性侵責任歸於受害者家屬的大學教授算是受害者?這就是你們認為的受害者?

那些在暗夜哭泣的父母呢?那些被剝奪了性命,連哭聲都發不出的性侵案被害人呢?

我真高興我們跟你們不同。

Lucifer

而推動社會進步的,是我們,不是自詡人權份子,自認清高的你們。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


一般留言區

Table 'blogs.guestbook' doesn't exist
暱稱
E-Mail
主題
驗證碼 (請輸入左方圖片黑色文數字)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