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下一站...... (34685 views)
     

秋末,1996年,台海危機發生之前一年,距離我們大學畢業還有一年,為了拍畢業紀念冊的照片。

我提議大家都穿著西裝在校園裡面拍照,因為即使電機系的我們,平常都穿著爛糟糟的系服和短褲,但將來有一天我們一定會穿著西裝衣錦榮歸。

所以不如預先為了那一天預演一下。於是我們就拍了。

卻沒有想到,十五年之後,並不是如同我們所想像的一樣。

Follow up:

最近,中原大學今年的畢業MV在網路上獲得很多網友的支持。這個MV叫做下一站的夢想。

影片的故事是從男女主角在同一站下車,卻彼此擦肩而過開始。下一個畫面就是兩人拿著行李,怯生生的來到一間四人的學校宿舍……

呃,當然是各自的宿舍。這影片裡面男女主角連握手都沒有的。

但坐在電腦前的我,忽然之間在那一瞬回到了多年前的時空。不同的大學,同樣擁擠的宿舍,夏天一到熱的難以想像的溫度,你根本沒辦法想像自己可以在那邊待四年。

但我錯了,我不只待了四年,還延畢讀了第五年。

同寢室的室友有人去年才取得史丹佛大學的電機博士學位,在矽谷工作。

也有人從畢業之後就此消失,再也沒有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更有人畢業多年以後交了一個小他十二歲的女友,然後過不了幾年又分手了。(是的,我記得就是他當年把畢業紀念冊亂做和在我追妹的時候一直來鬧,不禁很高興的說這是報應哈哈哈!)

也有人大學四年都和同一個女友睡在同一個寢室裡面(沒錯,我說的是男生宿舍),畢業之後第二年帶來的老婆卻是一張陌生的臉,而我們都不敢問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還記得某個週六早上六點被叫醒,因為同學痔瘡噴血,只好開車送他去醫院,這傢伙現在也是三個小孩的爸爸了啊!因為他同學會沒來,所以不知道他肛門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脆弱啊!

然後當你想要回頭去挖大學時代常上的BBS的時候,才發現松濤風情這個站早就爆炸了,你大學時候寫的那些跟圖書館長吵架,跟各校血戰的狗屁文章全都不見了。

唉,我們大學時代真的幹了很多白癡事情啊。改天有空寫出來好了。


(就像九把刀這個沒種的傢伙,一直龜著不敢告白最後馬子就跟人跑了!幹!而且還寫了一部小說,拍了一部片告訴大家當年是如何龜著讓女友跑掉的!)

是啊,人生就是這麼難以預料啊。

我曾經到幾所學校的新生訓練為大一新鮮人演講。他們之中有些人也許現在已經快要畢業了。我只想跟他們說幾句話。

人生很多時候,就像是坐火車旅行一樣,只是你必需每一站都下車去盡情享受當地的風土民情,時間到了,你就得要回到車上,繼續往下一站前進。

高中這一站你會出站三年,那些你以為永遠會在一起,永遠跟你不會分離的朋友,也許只因為下一站跟你不一樣,你們就再也沒有機會聯絡。


(沒想到拍畢業照十五年之後大家並沒有都穿著西裝光榮的再回到學校來,每個人都攜家帶眷的胖的跟什麼一樣,而且松苑上菜的速度依舊慢到讓人肚子痛,我只好吃別桌的菜。然後因為他媽的大禮堂整個拆掉了所以只好在餐廳前面合照。)

大學這一站你會出站四年,當你剛下車的時候,你會跟我當年一樣,覺得四年就好像一輩子一樣的久。但其實轉瞬之間,你就得要回來上車了。火車一定得離開,你也一定得上車;你跟別人人生的唯一的差別,就是你在這一站留下了什麼。

一旦時間到了,你就必然會坐上火車,再也不會回到這個地方。


(而且我這張照片好像還被做畢冊的那個渾帳給弄丟了!)

你不能控制代表人生的這輛火車停多少站,每一站停留多久。但你可以控制自己在這一站創造了多少夢想,留下了多少遺憾。

相信我,在人生的那個當下你覺得痛不欲生,覺得毫無可能能夠度過的折磨,多年以後看起來,不過是可以哈哈一笑告訴自己兒女的精彩故事啊!


(或者你覺得將來絕對無可能會變的那麼胖的好身材,終有一天也會胖到大家認不出十五年前的照片是誰啊!對啊,這不是我,是誰啊?)

Lucifer

在塞爾維亞內戰時,他們不分日夜轟炸我們的家園。
但如果我起的夠早,我可以在轟炸機飛到之前練習網球。
—網球名將Ana Ivanovic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


一般留言區

Table 'blogs.guestbook' doesn't exist
暱稱
E-Mail
主題
驗證碼 (請輸入左方圖片黑色文數字)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