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青少年的性行為,與愛滋病之間的關連..... (45768 views)
     

好啦,先貼一下這週的阿宅反抗軍電台的節目,裡面有笑有淚啊~~~(淚)

這個星期天(十月二號)下午一點半,我跟袁艾菲和陳菁徽醫師會一起在西門町參加一個活動,是衛生署疾管局宣導性行為要全程帶套的活動。

各位想要拍正妹,或是那時人剛好在西門町的話可以去參加嚕。(或者你家缺保險套也可以來拿啦。我老婆表弟因為太帥了好像真的很缺,上次我們還幫他去COSTCO買了一箱,替他省了很多錢~~~)

時間:100.10.2 (日)1300-1400

地點:西門町峨嵋街與漢中街口的人行徒步區(KFC前面,捷運六號出口出來往前走1分鐘)

好啦,活動說明結束之後我其實想要寫一些比較嚴肅的內容。

Follow up:

事實上,我們開放式課程不久之前才編輯處理完一門TED的演講,主講者是實戰派的流行病學家 Elizabeth Pisani。

之所以說她是實戰派的流行病學家,是因為她的背景真的非常特殊,她在牛津大學主修的是古典中文;然後她擔任許多媒體的駐亞洲記者,路透社、經濟學人、亞洲時報,報導過各式各樣的衝突、戰爭、流行病。

她曾經駐紮過香港、河內、雅加達、新德里和布魯塞爾,但最後拿到了一個感染流行病學的博士學位,因此合作過的單位像是世界銀行、中國、印尼、世界衛生組織、美國疾管局;因為她的調查都是以親身訪談、第一線調查為主,所以她會說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印尼方言和中文。

她專精的流行病學研究就是AIDS,因此出過一本書專門探討AIDS病流行背後的原因和政治、經濟因素,這本書叫做「The Wisdom of Whore」,《妓女的智慧》。

http://www.myoops.org/main.php?act=course&id=2387

演講就在這裡,但是在你去看之前,我要說明一下為什麼會談到這個議題,和翻譯這場演講。

因為在不久前公佈的一份調查報告中:

http://www.your-life.com/html/pdf/press/wcd-survey-2011-media-report-2011.pdf
(想看調查報導原文的看這裡,但他似乎沒有獨立計算台灣,可能台灣的數據是自行由當地統計的)

「全球年輕族避孕調查報告」昨天公布,受訪者涵蓋全球30個國家地區,6077個15至24歲男女年輕族群。受測國家中,亞洲有九個國家共1800名受訪者。

受訪對象中,有性經驗比例全球平均55.2%,泰國以八成居冠,台灣以69.2%、近七成的高比例,名列第二名。法國、瑞典、南韓、澳洲、英國、大陸,都在六成以上。義大利剛好在平均值,美國僅五成三年輕人有性經驗,比平均數還低。

台灣、大陸女生在18、19歲發生首次性行為比例較高,比英國、美國的16、17歲年紀略長。全球近五成年輕女性在初嘗禁果時沒有使用任何避孕措施,台灣占56.3%,超越歐美多數國家:美國53.1%;英國43.1%;法國39.8%等。」

我不知道你看到上面的數據有什麼想法,但我感到相當驚訝。

底下一段是我引述Elizabeth Pisani演講的內容:

我們已經知道就公共衛生而言何謂理性;政府想要人們使用乾淨的針頭,毒癮者也想要使用乾淨的針頭。所以我們很簡單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就是讓大家廣泛地拿到乾淨的針頭,也不用擔心被捕的問題。第一個想出這個方法,並把它做全國性推廣的,就是眾所皆知、心地善良的民主主義者柴契爾夫人。她實施世界上第一個全國性針頭交換計畫

柴契爾夫人並不是出自於對毒癮者的愛而實施這個政策,她這麼做是因為她治理著一個實施全國性健康福利的國家,所以,如果她不先投資來做有效的預防,就得為後來的治療付出昂貴的代價。很明顯,後者的代價高多了,所以她做了一個很理性的政治決定。

是啊,因為她在演講中也提到,印尼的藥物上癮者感染愛滋病的比例很高,因為在印尼隨身攜帶針頭就是犯罪,可以被抓進牢裡面蹲個一年。

所以對毒品上癮者而言,她寧願冒著被感染,幾年之後發病的風險,也不願意隨身攜帶自己的針頭,只好跟人共用針頭。因為當下的立即被逮捕的危險,和立即的解癮,看起來比好幾年後才會發病的危險要來得更誘人。

簡單的說,當年柴契爾夫人的決定,並不是鼓勵吸毒,或是支持吸毒者,而是對整體公共衛生政策的長遠思考。

事實上,這篇演講中還提到了一個很新的AIDS染病者的末日心態,但是因為不是我這篇文章的重點,所以我就不提了。

但,如果新聞報導的是正確的,台灣的青少年性經驗比例,(在亞太地區?或是全世界)僅次於泰國,而不使用保險套的比例又高達六成以上,另一份調查又顯示只有兩成的女性會堅持對方一定要戴保險套,這樣看來我們的青少年實際上暴露在非常極端的危險之中。

根據疾管局的一份數據顯示:「但至今年初為止,本國籍愛滋感染者數仍突破2萬大關,其中最令人擔憂的是年輕族群感染愛滋近年來有逐漸增加的趨勢,資料顯示2010年15-24歲年輕族群之新通報感染者較2009年增加了13.3%,該族群九成以上是透過性行為傳染。」

但就像我在臉書上問了一個校園裡面是否開放保險套販賣的問題一樣,有人說這是性教育和道德教育的問題,應該要優先從媒體自律開始做起。

真的嗎?????

這是不是一個很傳統的誤解?

對青少年推廣使用保險套就是鼓勵濫交,就是鼓勵早熟,提早發生性行為?

當然不是啊!

就像你推廣防狼噴霧,是為了保護自己不受性侵犯傷害,而不是要你每天對路人噴!

就像你推廣安全帶、加裝安全氣囊不是鼓勵車禍一樣的道理啊!

每個父母都當過青少年,我們都知道荷爾蒙爆發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性行為的發生也不是那麼簡單就是一個人堅定不移就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

當然你可以高唱道德至上主義,說自己的孩子或是在高道德標準教育下的孩子,絕對一定會守貞,不會發生什麼性行為,不會有那麼危險的事情出現。

但同樣的例子你會讓你的孩子騎車出門的時候不用戴安全帽,只因為你相信他會很小心騎車?

或者是讓他出門開車的時候不用綁安全帶,因為他一定會乖乖的開車?

還是說我們能夠不要污名化保險套這個防護用的工具,還給保險套如同安全帶、安全帽一樣的中性地位,讓你家的孩子能夠在危急的時刻(或是失去理性的時刻),能夠有保護自己的工具。

當然,除非你很想要生小孩,或是你家小孩都很自由開放的可以去便利商店自己買保險套,那這就不在討論範圍了。

而因為說到保險套,所以我又不禁想到之前我們翻的另外一場TED演講。

泰國的保險套先生Mechai Viravaidya。

http://www.myoops.org/main.php?act=course&id=2207

他一路從1970年代,在生育率過高的泰國推廣保險套,用盡各種各樣我們現在難以想像的方式.....

有些甚至連我都不太能夠接受,譬如說他還鼓勵小學生參加吹保險套大賽....鼓勵警察在街頭送保險套.....

這樣的作法大概在台灣馬上就會被轟爆吧!

他甚至把保險套結合的家庭計畫展開變成微型貸款計畫,只貸款給那些接受家庭計畫的女性。

他跟媒體合作,跟企業合作,甚至跟各級學校合作,從一開始的家庭計畫為導向,到了後來已經變成與愛滋病對抗的一場戰役。

(但聽他的演講一切就變得真的很好笑....orz.....)

所謂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在他手中變成由保險套所構成的大規模保護性武器。

但,也許我們可以從他天馬行空中的創意中學到一些東西啊!

他的行為雖然激進,但卻是在拯救性命,但如果一切都用高道德標準來看,台灣的家長是不是把自己蒙在土裡,卻忽視了自己身邊的青少年真正面對的狀態呢?

Lucifer

(題外話,我到今天才因為網友告訴我而知道保險套是醫療用品不能在網路上販賣!

奶頭市真的很沒有經驗啊,你把部落格移到國外去不就好了~~~到時候再等衛道人士跟以色列代表處檢舉就好了啊!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


一般留言區

Table 'blogs.guestbook' doesn't exist
暱稱
E-Mail
主題
驗證碼 (請輸入左方圖片黑色文數字)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