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如果,在冬夜,一個爸爸。 (55453 views)
     

這一天晚上,天氣很冷。

這名一頭白髮的的司機是五口之家的爸爸。

他有三個小孩,都分別在上學。

他長的不是很高,但他瘦小的肩膀得要扛起一家的家計。

妻子也必需工作,才能夠勉強讓這一家五口溫飽。

深夜,之所以沒有回家和家人團聚的原因,是因為晚上跑車有加成,可以賺比較多。

即使比較辛苦,即使比較累,這也都值得。

Follow up:

因為天氣真的很冷,所以他還帶著一頂銀行免費送的帽子禦寒。

他真的不知道今天這一出門之後,會有好長好長一段時間回不了家,會有好長好長一段時間醒不過來......

十一點,開車經過忠孝東路。

上來四個穿著光鮮亮麗的年輕人。

三女一男。

其中兩個人還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

他們上了車。

他們要去的地方不遠。

但政府規定了要開始後座繫上安全帶,不然會罰司機。

所以他出言勸告,請後座這些光鮮亮麗,正要去夜店狂歡的人們綁上安全帶。

但他們不願意。

車開沒多久,只好停下來。

但他連應得的區區一百元的車資都沒拿到,即使這一百元不到這些光鮮亮麗者工作一分鐘的收入,她們還是不願意給,所以他拿不到。

然後一切就這麼發生了。

接著的事情,他不一定記得。

因為短短的二十一秒,就讓他被送進了加護病房。

辛苦工作的妻子半夜還必需趕來,因為收到了病危通知。

他的三個小孩也很擔心,因為爸爸是他們的支柱。

但另外一邊的人,剛拿著宵夜,回到五星級飯店的房間。

警察想要去找他們,他們卻拒不開門。

而這邊躺在加護病房的他,腦下硬膜出血,兩根肋骨骨折,肺部挫傷。一直沒辦法醒來。

但是,第二天,光鮮亮麗的那一群人,很快找了大律師,很快聯絡了大群記者,很快的開了記者會。

他們說了很多事情。

說他們有綁安全帶,說他這個司機態度不好,說他們喝醉酒了記不得,說這個司機有碰到當事人的胸部,說她們並沒有動手,說他們也有受傷,說如果一切圓滿和解,他們可以考慮不告我。

但這個五十五歲的中年人沒有說。因為他昏迷不醒,不能說。

有很多其它人會幫這些光鮮亮麗的他們說話,因為他們有朋友,有工作伙伴,有合作廠商,有製作單位。

但沒有多少人會幫他說話,因為他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一個晚上最多只能賺個兩千塊,不是什麼知名人物,不是什麼有錢人,也不是演藝人員和明星。

我想,他如果聽到自己被冠上那些根本沒作的事情,一定很想要醒來吧。

他一定很想要告訴自己的妻子和三個小孩:不是,不是,事情不是這樣的,請你們要相信爸爸,爸爸沒有這樣做啊!爸爸正正當當賺錢,只是為了靠微薄的車資養你們,爸爸沒有做這些事啊!

但當他勉強想要這樣做的時候,只能靠著他的妻子側耳傾聽才能勉強分辨他微弱的聲音。

他被冤枉,但他不能出聲,不能反擊,不能開記者會,不能透過經紀公司放話。

如果是我的話,躺在那邊承受這些冤屈,卻又無法開口替自己辯解,我大概會氣到兩眼流出血淚,氣到牙齒都咬碎了吧!

誰,能幫他說話呢?

誰,能幫他主持正義?

誰,能幫他找到真相?

我,不知道。

Lucifer

希望趕快有公正、合法的公益團體幫林先生發起募款,並且把專戶款項直接交給家屬,這樣才能讓他們繼續走下去啊。

媒體都快不能繼續報導了,我們替他們張開的保護傘能開多久是多久,現在他們需要的是資源和支持還有生活費啊!

追求正義路非常漫長,我很佩服他們的勇氣,加油啊!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


一般留言區

Table 'blogs.guestbook' doesn't exist
暱稱
E-Mail
主題
驗證碼 (請輸入左方圖片黑色文數字)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