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家庭問題...... (20821 views)
     

朱學恆先生你好:
想了想,我終於鼓起勇氣勇敢的問你這個問題,
在這之前先看一下小弟的小家庭故事,請見諒

我家裡目前成員有兩個哥哥,一位母親 (父親過世)
在我還在高中時,大哥開飲料店,到我大一到大二的時間,因為生意不佳而把店收了,目前無業。二哥之前是有工作,因為他個人原因辭掉一份"穩定收入"的工作。目前二哥幫家裡工作從事(服務業)。

問題點出在我大哥身上,從收店後已經過了2年~3年,從來不去找工作,在家裡當啃老族,因為店的經營是來自他大學工讀的場所,老闆借助幫忙他開店而金援他,想不到他收店了,然而老闆要把資金回收,所以算欠債,加上身上還有學貸,這一切都媽媽幫他還,我想不到任何理由為什麼要我媽幫他還,都已經大學畢業了還沒工作在家裡也不幫忙工作,整天對著電腦跟那些沒見過面的網友聊天玩遊戲,有時還要利用家裡電話費跟點數一起做結帳,帳單下來一看根本不會打到這樣的金額,目前家裡有資源回收的習慣,還可以賣錢,這部份原本是我二哥的另一種資金來源,他竟然二話不說也沒經過同意,就擅自變賣家裡的資源回收,就因為沒錢了,也不去找工作,因此這樣還鬧家庭糾紛...。

收店的原因大部分還是營業者經營不善,哪有當老闆的每天下午才過去上班,而且工讀生才一位,如果消費者大量訂購某種程度的杯數,工讀生外送誰要顧店阿?然而最近又變本加厲,腦羞發脾氣到我媽身上,其實不只一次,每次我媽都吞聲忍氣的忍下來,我問我媽為什麼,就只是因為要維持家庭的和氣,我跟我媽說:總有一天一定會爆發,你是媽媽!何必忍氣吞聲?

說實在我也懷疑為什麼可以在房間裡待那麼久?電影看久也會看完吧,連續劇再看也會看完吧,遊戲玩久也會膩吧,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自己有自習什麼,不讓家人知道而隱瞞,這種狀態維持2~3年了,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家庭問題,他自己整天滿口大道理,還說要當老闆什麼之類的,沒有歷練在那邊空口說白話,就算有工作,即使是小工作,也可以住家裡免付房租,免付水電費之類等等,我實在搞不懂...

故事到這裡,我想問的是,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自己想工作,親戚好友都來念他,聽完就腦羞,我看到他還直接說沒工作不會去找喔,我真想叫他吃大便,就算吃大便,問題依然存在,哪一天他才能想通他不是老闆?

很抱歉佔用朱學恆的寶貴時間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一個基佬的感謝信.... (15003 views)
     

(原文為簡體)

朱老師

展信好!

我是一名內地的讀者,之前聽說您要來內地高校演講,但苦於工作關係最終沒有抽出時間洗耳恭聽。倒是熱心的妹子基友(其實是女漢子)貼心地把你簽售的大作寄了過來。這才有了這封感謝信(雖然我很想把它寫成一封感謝信,但一抬指又不自主地變成了訴苦信)的誕生,也算是為這封內容本來就不多的信湊字數吧。最早看到朱大的名字是在中學那會兒,因為被魔戒的電影所震撼到,隨之而收藏的魔戒三部曲。那時的我還只是個會讀死書的小破孩兒,只知道在長輩們固有觀念的影響下該讀好書,考上好的大學,找份好的工作,繼而成家,養家,終老。BTW,因為家境的關係,那時候我還是個養尊處優的傲嬌基佬。

你沒看錯,我正是當下大多數人避而不談的那類人。所以接下來你要聽的是一個基佬的黑歷史!前方略高能!非戰鬥人員請回避!如有不適請點擊右上紅叉!

咳咳,言歸正傳。如果以當時的節奏來成長,我大抵也能隱藏著自己的屬性,平平淡淡的按照家人的意圖過一輩子。可惜人生之不如意十有八九,人既然要成長,就總得歷經磨難。我想我最大的不幸和幸運,就是在高考那年遇到了一個魔星。

很難言喻在那樣一個百萬人擠過獨木橋的慘烈時刻,當你努力維持著陰鬱孤高的姿態與其他人保持距離時,有個陽光帥氣的男孩努力推開這層屏障把你當作朋友的感覺。儘管理性一直在警告,然而心中的堅冰仍在感情的煎熬中漸漸融化。而命運更是不顧我的逃避,還陰差陽錯地安排我成為他的室友。於是我看到他的率直,他的幽默,他極強的號召力和領導力,還有他的專一。當看到他在年級籃球賽帶領一群文科班的男生拼命在大比分落後的劣勢下戰到最後一刻哪怕是脫力時,理性苦苦維繫的偽裝終於土崩瓦解。我就像很多曾經陷入感情漩渦的花癡一樣,費盡心思接近他,討好他,聽他嘮叨,看他爽朗大笑。當然,這代價也是很慘烈的。高考成績公佈,我的分數慘不忍睹,用現在流行的一句話來概括,就是,少年,為何放棄治療?

我不怪他,因為至始至終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我不能忽視心中的感受,但是苦酒自釀,害人害己。我更不該因為這份情感讓他也蒙受不白之冤。因此,直到最後一次見他,我也未曾提及隻言片語的愛慕。能作朋友,足矣。

中學畢業後,我花了一年時間沉澱,再用大學整整四年的時間學著放下這段情感,我曾瘋狂的學習,瘋狂的參加學校的各類比賽,也曾夜以繼日的奮戰在網吧,努力做一個等待電療的網癮少年。於是就在這樣痛並快樂著的時光中,我順利領到了畢業證書。大學畢業後,從同學那裡斷斷續續打聽到了他的消息,正如Adele在Someone like you 所唱的一樣,他有了份好的工作,他的專一也的確打動了某位他心儀已久的女子,他們結了婚,組建了家庭——一切正如我曾經計畫過的人生一樣,只是主角不是我。原來如男神般在我心裡閃耀的他,終究不可避免地隨波逐流。我既有些哀傷,亦感到莫大的慶倖,哀的是美好的情愫亦隨時間而幻滅,但也感激這份殘存理智令我擁有一段不一樣的人生,成全了一對璧人。

至此,我眼前的迷霧終於散去,卻發現眼前的道路遍佈荊棘。能力不足,擇業無力,水準不夠,就業太難。於是乎,自己曾狠下心閉關考學,也曾在家人的安排下進過效益好的公司及單位,但始終做得不順心。一是於心有愧,二是自己根本沒有考慮過那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只是一味的騙自己:那只是個平臺,是個跳板,穩定下來了以後再從長計議。

然而這該計議到何時呢?當今的世道真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嗎?

無法明白自己的夢想,無法理解自己的堅持,所謂的從長計議不過是自欺欺人的空談而已。工作也成為了自己避世的工具,因為我只想證明自己不是無所事事的,證明自己還是有存在價值的。

但那真的就是我想要的嗎?我就打算這麼渾渾噩噩的過一輩子?

當然不,可我還能做什麼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我推掉了家人安排的工作,轉而面向自己感興趣的行業:新聞,遊戲,翻譯,服務……我試著努力做過一個盡職盡責的小網編,也曾面帶微笑其實心懷腹誹的端過盤子送過水,我試過費盡心思編排翻譯過一些遊戲的對話及資料,也見過歡場的紙醉金迷、商場的爾虞我詐……每一次選擇和每一份工作都很辛苦,也遇到過很多挫折,可我卻不再有往日那種行屍走肉的感覺。不同的職業接觸到不同的人,而他們身後不同的故事則交織出無數個光怪陸離的,令人感慨萬千的夢。

然而在這追索夢想的旅途中,每一次的停頓我都會感到害怕。害怕我就此迷失,再也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害怕被自身的懶惰和懦弱打敗,害怕被自己的自卑和多慮擊垮。相應地,每一次的嘗試,我都一點一點地感覺到我在進化,我在試著找尋自己的夢想。即使我沒有劈荊斬棘的武器,但我的拳頭同樣有力,我的牙齒同樣鋒利。我在努力開闢一條只有自己能走的路,雖然前方依舊荊棘密佈,但是我能預見路的盡頭,將是我魂牽夢縈的聖地。

在這樣的努力和堅持中,2013年到來了,霍比特人如期上映,當Song of The Lonely Mountain響起,當我看著霍比特人的夏爾城如少年時的記憶那般恬靜閒適,瑞文戴爾的璀璨華美更勝往昔;當我看著索林執著地為了收復失地而衝鋒陷陣,比爾博終於突破內心的魔障奔向外面的世界,睿智的甘道夫如曙光初現般劃破地底石窟的幽暗,我淚流滿面的同時心想:活著真好,有夢真好,感謝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感謝譯者大大們,感謝仍有著奇幻夢並不懈分享的人們,感謝PJ, 感謝霍比特人劇組的所有工作人員。你們向我展示了一個無比強大卻又實實在在能給人力量的夢。正是這樣一個夢的存在,我再一次感覺到自己不是孤獨的。

然後,我翻開了塵封的魔戒三部曲,然後,我訂閱了中土紅皮書(也就是那本編纂華麗到爆的哈比人~)。

再然後,我看到、聽到、瞭解到了朱大感人而勵志的經歷。

最後,就有了開頭的那番抬指寫信的想法。

現如今,我仍是人生路上朝著應許之地的尋夢者,我畏懼過,也失落過,我曾止步不前,亦曾迷失方向。

但我未曾退卻。

只因我心有夢,且勇踐於行。

最後的最後,謝謝你能在百忙之中抽空閱讀這份微不足道的訴苦信,願你的正能量能傳遞到更多的人群之中。願泰摩拉永遠垂青於你,生活順順利利,事業風生水起,家庭和諧美滿,遊戲不開金手指也能爆極品裝備抓稀有寵物拿稀有道具(泰摩拉:喂喂喂許那麼多願你是不是該給我找來七顆龍珠什麼的?!)

那麼,就此別過。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我們鼓勵你追夢,不是鼓勵你逃避啊! (59097 views)
     

Dear朱大:

這幾天閱讀完你的書之後感觸很深,我是一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想要努力的向前邁進但卻不知道自己的夢想到底是不是心中所想的那一個方向?從前在就學的時候就很想要讀餐飲系,但往往不是因為分數無法考上而作罷,就是因為家長的反對而改變了想法,是不是我太容易受他人影響還是對於這個逐夢的過程不夠堅決、喜歡得不夠強烈?現在的我開始再為找工作而擔心,不想往大家都認為理所當然的方向走-「大學讀什麼科系畢業的,就應該找跟它相關的工作阿!」「不找相關的職業,不是可惜了你在大學所學的了嗎?」

其中的原因是因為我接觸了好多意外的插曲,不管是音樂、演講還是書籍,好多的正面力量鼓舞著我應該勇敢追夢,於是我默默的投了履歷,想要應徵麵包師傅,但已經過一段時間了卻沒有下文…你在書中總是鼓勵我們要多嘗試,所以我又想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去應徵巧克力學徒,只是我還沒往前進時就已經開始膽卻,想了很多…別人說第一份工作很重要至少要做1~2年,但我害怕自己萬一沒有興趣時卻又要硬撐;也害怕孤獨,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會想很多,很羨慕有些人有朋友的陪伴一起追夢,就像你說的,那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所以還是會想如果有個人跟我一起行動那不知道該有多好。但如果光是一直在空想沒有去嘗試又怎麼知道是不是自己所喜歡的呢?所以又會覺得自己很矛盾。

還有你在書中也提及一本書《發現我的天才》,你說所謂的夢想,要從最喜歡做、做的順手的方向開始尋找,而這一定跟天賦跟與生俱來的本能有關,這讓我想到我上次聽演講時,主講人所推薦的一本書《讓天賦自由》,相信這世界上一定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天命,只是現在的我就像一開始所提及的對於自己的夢想還很迷惘,只知道自己不想投入與大學科系所讀之相關工作。你解釋,所謂的天賦,往往會體現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面,如果對做了某件事情的時候感覺到高興,感覺到很有成就感,那麼這多半是天賦。我喜歡自由、喜歡新奇的事物、喜歡幫助別人,那會讓我心裡踏實;也喜歡隨手拍照記錄人與風景,那些美好的事物,更想要挑戰不一樣的生活,這麼說來它們就是我的天賦了嗎?為什麼卻又跟我心裡所想的夢想方向有所不同呢?

希望你能給我一記當頭棒喝!讓我不再迷網。

From社會新鮮人小油球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我只想快快樂樂的 (8724 views)
     

朱大 你好
我今年高二 自從聽了你的演講之後 我就有一些想法 一些疑問 直到最近發生了一些事 讓我把我的問題理的比較清楚了
我發現 我的夢想非常莫名奇妙
你說過 要立大志 不過 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非常沒有志向的人
如果硬要說我的志向 我覺得我只希望我可以快快樂樂的到我葛屁為止
我就讀的是一間私立學校(跟九把刀學長很有關係的那一間)我們學校很注重升學 但是我不太認同
我當初基測的分數不低 要上縣裡的第一志願綽綽有餘 但我還是填了私立學校 因為我覺得 我可以在那裡學到更多東西 我覺得在學習的時候 有求知的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老師父母長輩提到的通通都是考試和分數 讓我對當初想要學習的快樂的那種初衷模糊掉了 我有點賭爛
說到父母
我的父母都是當初教育體制下的勝利者 他們的學歷不低 所以現在的生活也不錯 所以他們希望我走跟他們一樣的路
可是我他媽的不想
他們從小認真讀書(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體會過那種學到東西興奮的感覺)到後來的現在 工作地位不低 薪水不錯
當他們以前跟我談論我的未來時 都是他們在發言 根本沒有談論的感覺
直到現在 我比較敢表達我的說法了 我記得我跟他們說
"我為什麼要走跟你們一樣的路 我為什麼要做跟別人一樣的事情 我不要走社會價值中成功的路 我要快快樂樂的當我自己"
他們反問我"那你要怎麼樣才會快樂??"
我回答"我碰到電腦時很快樂 我在學校學習到新知識時很快樂 我的快樂不用靠分數決定 我也不用讓別人來決定我到底有沒有價值"
沒想到他們冷冷的說"你能學習是因為我們提供你環境 你能用電腦是因為我們提供你資源 你憑什麼快樂 你憑什麼離經叛道??"
我很傻眼
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偏偏這是個他馬的血淋淋的事實
我沒有太多的社會經驗 我沒有體會過太多現實的社會 這樣一個嘴裡喊著要快樂 不要跟別人一樣的傢伙 會不會很北七??
我的父母跟別人沒有不一樣而得到了成功 他們為什麼要阻止我不一樣??
如果達成夢想會有成就感 會感到很快樂 那我把"要快樂"當成夢想 會不會太沒用了??
如果我現在感到的快樂都是別人提供的 那我再大言不慚說我的夢想是要一直快樂的時候 是不是像個沒有努力就想成功的傻子??
麻煩朱大給點意見吧 我都快忘記我的初衷和我是誰唉

Read more »

朱恐龍
朱恐龍

好久不見,不知近來可好? (26042 views)
     

朱大你好:

好久不見,不知近來可好?

雖然我們見過兩次面,但我想您應該不會記得我是誰。

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以前偉忠哥的公司,有個節目叫做全民大講堂

當時的我是一個領2.2k 的小執行,我們的工作就是跑腿和聯絡兼打雜。

還記得當時我們辦了一場全台巡迴的演講,其中一位主講人就是朱大您。

這場演講的主題叫做"革命吧,年輕人"。

沒料到在這場演講後,引發了我人生中的革命。

攝影中有個詞叫 Out of focus ,為了突顯主體,背景會呈現一片虛焦

攝影機對焦的主體,永遠都是有話要說的人。大部分的人就像照片裡,終其一生甘願在後,隱藏自己的想法和情緒。羨慕著前方的人有想法,有目標。自己卻什麼都不做。

直到您的演講後,我才明白自己就是那一個模糊的背景。不敢說出自己想法,不敢面對自己夢想的人。

還記得您在演講上提到了一部電影"練習曲"裡頭提到。

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以後永遠都不會做了。

就是因為這句話,我花了幾年的時間拼了命存錢,加上銀行的借款。來到了電影工業的重鎮洛杉磯學習電影並工作。(雖然只有幾句話帶過,但實現夢想這件事一路上真的很多心酸)

在此真的很感謝您,沒有這場演講,我可能永遠都不會認真思考自己的夢想。

而在多年後的今天,我還是有個問題想請教您

不好意思在百忙之中打擾。還希望您能耐心看完。

由於這些年不在台灣,很多新聞沒有在第一時間看到。這陣子我注意了台灣關於死刑的議題,也看見了男童割喉命案的新聞。我認為死刑的廢除本意是好的,但在司法制度未完善的前提下,廢除死刑等同謀殺。當一個殺人犯無畏法律,嗆"殺人不會判死"。人們應該首要探討的是這國家的司法出了什麼問題,而不應是以失業,兩公約等理由模糊焦點。

不是每個失業的人都會殺人,其它廢死國家的法律也未必適用於"現在的台灣"。我想在洛杉磯籌備拍攝一部有關此議題的短片參展,我想站出來為這件事做點什麼,而拍攝短片讓更多國家的人看見這件事,就是我現在覺得"非做不可的事"。

但問題也隨之而來...我記得您曾經提到,追求夢想的路上一定會有反對的聲音,我目前就正在處於這種四面楚歌的局面。我已經準備邁向30歲,一旦拍攝這部短片,我將會花光這幾年的積蓄。所有周圍的人都不諒解為何要在這年紀做這件事情。我家人不明白為何要做這種血本無歸的事情。

我目前劇本已經完成,演員也都談好,就只剩下最後的決定。但這陣子與身邊的人不斷的爭吵,我開始有了些動搖。

我想請教朱大的是,您曾經說過年輕人要革命,但家人也是生命中的一部分。

年輕時也許可以無所畏懼,但有些事情是責任。就如同您現在有老婆小孩,如果在這個時間點,您所確信"對的事",和"非做不可的事",您的家人質疑有那樣的時間和金錢,為什麼不付出在家人上,而是投入一個他們所無法理解的堅持,您會如何抉擇呢?

最後再次感謝您的演講,三言兩語真的無法道盡我的這些年的改變

希望您一切平安順心

Best

============(分隔線,以下是題外話)

前一陣子在好萊屋的片廠工作有些體悟想和您分享
台灣有夢想的年輕人很多,也很優秀,能吃苦的更不在少數
我想很多和我年紀相仿的人都已能吃苦為榮。
但直到我在這待了兩年後,我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一開始的時候,很多亞洲人都會覺得美國人很懶惰
常常聽到他們在拍攝現場抱怨,一旦超時工作就立刻要求加班費。
我們其實常常笑他們愛抱怨,因為在台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多人領著2.2K的薪水,而且還是"責任制"
把自己私生活都賠上的結果,就是換得微薄的薪水

換個角度來看,其實是這群優秀肯吃苦的年輕人"寵壞了台灣的老闆"
因為老闆們不愁找不到默默辛苦工作的年輕畢業生。
去餐廳吃飯,想多吃一碗飯,多喝杯飲料,就必須付費。

相同的,你想要一個人額外多花時間在公司工作,不是應該付費嗎?
讓肯努力的人擁有相對高的薪資,應該是理所當然。

我曾經看到拍攝現場結束晚了10分鐘,工作人員馬上去製片人那要加班費。

因為這裡電影的產量多,這個工作有時候勢必面臨工作超時。這裡還有專門保護電影工作者的機構。只要現場發生違法超時,就可以申請免費的律師來幫你出面解決。所以這裡其實對於超時工作是非常謹慎小心的。

如果在台灣超時工作就會惹上官司,我想台灣的老闆第一時間一定站出來說"台灣年輕一輩就是不能吃苦愛抱怨"

可能就像朱大說的,我們這一代需要訴諸革命。

在美國,這裡的年輕畢業生領著將近我們兩,三倍的薪水,但車子房子卻只有我們一半的費用

在台灣,年輕畢業生領著2.2K微薄薪資,每天被責任制的工作壓榨的沒有私人時間。

永遠不知道人生的第一棟房子第一台車子在哪。

聽說有個報導說台灣幸福指數亞洲最高??我真不知道依據為何?

如果我們這一輩不發起革命,我們將來面臨的,可能是比2.2K還要更嚴重的問題

(若有更新,隨時和您保持聯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