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好久不見,不知近來可好? (26422 views)
     

朱大你好:

好久不見,不知近來可好?

雖然我們見過兩次面,但我想您應該不會記得我是誰。

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以前偉忠哥的公司,有個節目叫做全民大講堂

當時的我是一個領2.2k 的小執行,我們的工作就是跑腿和聯絡兼打雜。

還記得當時我們辦了一場全台巡迴的演講,其中一位主講人就是朱大您。

這場演講的主題叫做"革命吧,年輕人"。

沒料到在這場演講後,引發了我人生中的革命。

攝影中有個詞叫 Out of focus ,為了突顯主體,背景會呈現一片虛焦

攝影機對焦的主體,永遠都是有話要說的人。大部分的人就像照片裡,終其一生甘願在後,隱藏自己的想法和情緒。羨慕著前方的人有想法,有目標。自己卻什麼都不做。

直到您的演講後,我才明白自己就是那一個模糊的背景。不敢說出自己想法,不敢面對自己夢想的人。

還記得您在演講上提到了一部電影"練習曲"裡頭提到。

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以後永遠都不會做了。

就是因為這句話,我花了幾年的時間拼了命存錢,加上銀行的借款。來到了電影工業的重鎮洛杉磯學習電影並工作。(雖然只有幾句話帶過,但實現夢想這件事一路上真的很多心酸)

在此真的很感謝您,沒有這場演講,我可能永遠都不會認真思考自己的夢想。

而在多年後的今天,我還是有個問題想請教您

不好意思在百忙之中打擾。還希望您能耐心看完。

由於這些年不在台灣,很多新聞沒有在第一時間看到。這陣子我注意了台灣關於死刑的議題,也看見了男童割喉命案的新聞。我認為死刑的廢除本意是好的,但在司法制度未完善的前提下,廢除死刑等同謀殺。當一個殺人犯無畏法律,嗆"殺人不會判死"。人們應該首要探討的是這國家的司法出了什麼問題,而不應是以失業,兩公約等理由模糊焦點。

不是每個失業的人都會殺人,其它廢死國家的法律也未必適用於"現在的台灣"。我想在洛杉磯籌備拍攝一部有關此議題的短片參展,我想站出來為這件事做點什麼,而拍攝短片讓更多國家的人看見這件事,就是我現在覺得"非做不可的事"。

但問題也隨之而來...我記得您曾經提到,追求夢想的路上一定會有反對的聲音,我目前就正在處於這種四面楚歌的局面。我已經準備邁向30歲,一旦拍攝這部短片,我將會花光這幾年的積蓄。所有周圍的人都不諒解為何要在這年紀做這件事情。我家人不明白為何要做這種血本無歸的事情。

我目前劇本已經完成,演員也都談好,就只剩下最後的決定。但這陣子與身邊的人不斷的爭吵,我開始有了些動搖。

我想請教朱大的是,您曾經說過年輕人要革命,但家人也是生命中的一部分。

年輕時也許可以無所畏懼,但有些事情是責任。就如同您現在有老婆小孩,如果在這個時間點,您所確信"對的事",和"非做不可的事",您的家人質疑有那樣的時間和金錢,為什麼不付出在家人上,而是投入一個他們所無法理解的堅持,您會如何抉擇呢?

最後再次感謝您的演講,三言兩語真的無法道盡我的這些年的改變

希望您一切平安順心

Best

============(分隔線,以下是題外話)

前一陣子在好萊屋的片廠工作有些體悟想和您分享
台灣有夢想的年輕人很多,也很優秀,能吃苦的更不在少數
我想很多和我年紀相仿的人都已能吃苦為榮。
但直到我在這待了兩年後,我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一開始的時候,很多亞洲人都會覺得美國人很懶惰
常常聽到他們在拍攝現場抱怨,一旦超時工作就立刻要求加班費。
我們其實常常笑他們愛抱怨,因為在台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多人領著2.2K的薪水,而且還是"責任制"
把自己私生活都賠上的結果,就是換得微薄的薪水

換個角度來看,其實是這群優秀肯吃苦的年輕人"寵壞了台灣的老闆"
因為老闆們不愁找不到默默辛苦工作的年輕畢業生。
去餐廳吃飯,想多吃一碗飯,多喝杯飲料,就必須付費。

相同的,你想要一個人額外多花時間在公司工作,不是應該付費嗎?
讓肯努力的人擁有相對高的薪資,應該是理所當然。

我曾經看到拍攝現場結束晚了10分鐘,工作人員馬上去製片人那要加班費。

因為這裡電影的產量多,這個工作有時候勢必面臨工作超時。這裡還有專門保護電影工作者的機構。只要現場發生違法超時,就可以申請免費的律師來幫你出面解決。所以這裡其實對於超時工作是非常謹慎小心的。

如果在台灣超時工作就會惹上官司,我想台灣的老闆第一時間一定站出來說"台灣年輕一輩就是不能吃苦愛抱怨"

可能就像朱大說的,我們這一代需要訴諸革命。

在美國,這裡的年輕畢業生領著將近我們兩,三倍的薪水,但車子房子卻只有我們一半的費用

在台灣,年輕畢業生領著2.2K微薄薪資,每天被責任制的工作壓榨的沒有私人時間。

永遠不知道人生的第一棟房子第一台車子在哪。

聽說有個報導說台灣幸福指數亞洲最高??我真不知道依據為何?

如果我們這一輩不發起革命,我們將來面臨的,可能是比2.2K還要更嚴重的問題

(若有更新,隨時和您保持聯絡)

Follow up:

親愛的失焦同學:

我,其實過的還不錯,除了我兒子經常讓我半夜起來之外,我想一般來說都過得很愉快。

我很高興你選擇暫時離開台灣,因為台灣現在的狀況真的很不好。

重點不是在於我們要不要背棄這個國家,而是這個國家是不是已經背棄了生長在這裡萬般無奈不想離開的年輕人。

你寫信來的時候,台灣還沒有陷入政爭。但我寫下這篇文章的同時,台灣陷入政爭大概也已經過了快一個月。

我想說的是,台灣陷入困境沒什麼了不起,以前有過那麼多困境大家還不是都挺過來了。

但恐怖的是,因為大家無法齊心向前,所以根本找不到結束困境的方法。

高層鬥爭也沒什麼了不起,以前各黨各派鬥來鬥去,一個下台了換另一個上台,大家生活還是照樣的過。

但恐怖的是,因為這次鬥爭的人連鬥爭都做不好,所以根本看不到結束的那一天。

但我想你的問題重點不在這裡,所以我還是試著回應你的問題。

這是你的人生,所以我只是為你提供建議而已。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解答問題,而是問對問題。

重點不在於你是不是已經三十歲了,重點在於你不做這件事情,還能做什麼事情?

你不花掉這些積蓄,戶頭裡面多幾個零,你會變成更厲害的人嗎?你的內心會更愉快嗎?你的人生會更充實嗎?

你的旅途已經走了這麼遠,離鄉背井來到影視工作者的頂點好萊塢,你不想成為自己真正想要成為的人嗎?

你不想要知道自己能力的極限在哪裡嗎?

你不想要作你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嗎?

你要先問自己下面這兩個問題:

如果不是你,那還有誰?

如果不是現在,那還會是什麼時候?

所以你思考的和要比較的,只是最簡單的,你不去做這件事情,你不去追求你的夢想,你會更幸福嗎?你會變成更好的人嗎?這會為你的家人帶來幸福嗎?

如果答案是:會!那麼你應該重新考慮。

但如果答案是:不會。那麼你就該去做。

追求夢想要趁年少,因為年少的時候包袱比較小,比較輕。

但當我們年長之後,難道我們的能力不是變得更強了嗎?難道我們不能夠讓更多人獲得幸福嗎?

時間少睡一點就有了,錢再賺就會回來了。

只有你的人生過了,就再也不會重來的。

我覺得在人生中我學到一件很簡單的事,你的家人,還有你自己,需要的是幸福,而不是存款的數字。

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在今年於普林斯頓的演講中說(是的,那段演講我就附在文章一開始的地方):「事實上,對世上許多人來說,金錢確實是生死存亡的關鍵。但如果你屬於少數有能力選擇的幸運兒,請記住,金錢只是工具,而非目的。僅基於金錢所做的職業選擇,而非基於對工作的喜愛或開創新局的熱情,將成為日後苦惱的根源。

我相信你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我相信你也知道如何帶給家人幸福,因為你三十歲了,你比我平常遇到的高中生們有更多的人生歷練,也有更成熟的能力,所以我相信你自己知道答案的。

千萬別忘記,追求夢想的意義,是為了自己和家人帶來幸福,而不是犧牲幸福。

Lucifer

還有一件事情很重要,這是蘋果的創辦人Steve Woziniak所說的:「你不需要贏得爭論,但你必須先說服你自己。」

祝你一切順利,希望你有一天功成名就的時候,可以再回到台灣來,但不是現在。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