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恐龍
朱恐龍

人生是隨著時間塌陷的波函數 (22345 views)
     

(原文為簡體)

朱大您好!

關注貴事務所已經六年,不論是心情不好的晚上坐在電腦前,還是通勤的沙丁魚車廂裡無所事事,我都會時不時上來看看,看完真的就會心情很好!(朱大如果你太忙不讀下去只要看到郵件簡要上一句完就足夠了!)

我想講一下我自己的故事:過去的故事,和現在的故事。

哦,對了忘了做自我介紹。我在大陸,大學念的電腦,畢業之後就直接工作了。

第一份工作是做MMORPG。當初就是因爲喜歡打遊戲才選擇念電腦,那第一份工作不是正好實現我的夢想?才不是咧!不然“夢想”爲什麼會有個“夢”字在裡頭?!

以前一直以爲會是去做Diablo、WoW一類讓人喜歡玩的遊戲,可真正到了工作才發現,一切的工作都是爲了從玩家口袋裡掏錢!

沒收入?買裝備啊!玩家流失?拉回流咯!

就是這樣,雖然在做遊戲,但絕不是爲了讓玩家玩得開心,而是爲了從他們口袋裡掏錢!那時每天最開心的時候就是用自己拿公司代碼改出來的用戶端和同事好友一起刷怪:看著自己的角色無人駕駛自動打怪做活動,感覺好有成就感。做遊戲?不!

好景不長,遊戲正式上線後不賺錢,(不好玩當然沒人玩,至今我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這個遊戲時的心冷)接著老大從公司跑路去創業。那個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再也不想做遊戲了,(大陸遊戲活該沒人玩!)於是買了一堆書回家看,學習各種新技術,期望能找份好工作。

有人做過統計,程式師平均每天的有效代碼通常在一百行到兩百行之間。那段時間我晚上八九點下班回家寫自己一個(沒人用的)小框架,四個月寫了足有(到現在還剩的)一萬多行代碼。也就是憑著這個小專案,我找到了第二份工作,到一家全球五百強公司繼續做軟體發展。

雖然從第一份工作辭職後我再沒像以前那樣玩過遊戲,但發現了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情——程式設計。

第二家公司是世界五百強,剛進入公司的時候被裡面完善的流程、全面的培訓著實震撼到了。在這裡什麼事情都會有人給你打理得井井有條,公司為了培訓也不惜下“血本”,真讓我覺得沒有來錯地方。

而且它不是一家軟體公司,軟體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我再也不用擔心以前那樣為了上線連續一兩個月加班到十點,而且錢給得也不少。性價比太高了!

但是慢慢的,我開始被大公司的官僚和疲軟所困擾。我們可以花好幾個會來討論事情該不該做該怎麼做以及做的怎麼樣接下來怎麼做而不是把時間放到做事上去,而我竟然習慣並喜歡開會!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在大公司人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只要不犯大錯,絕不可能會被公司開掉。於是大部分人都是一天坐班八小時,得過且過,同樣的技術水準千年不變,系統做出來讓使用者叫苦連天。老闆們從上到下也只是顧著自己的利益,至於項目究竟如何從來沒有人在乎。(更別提軟體了!)一次和外國同事聊天時說到專案的問題,他說:“the problem is people... (because) nobody cares software”。

我不甘心就這麼一輩子活在這個安逸的環境裡,在辦公室一抬頭就能看見30歲的自己、40歲的自己、50歲的自己長什麼樣子。我熱愛程式設計,我要做出最好的技術、最好的產品,用技術來推動革命。

所以在這個本命年剛剛過去的時候,我又“悲催”地發現自己的心開始躁動不安了。

既然要做最好的軟體,為什麼要留在大陸而不去軟體業最發達的美國呢?我現在又開始了下班後讀書寫代碼的日子。

但是。。。但是我好害怕自己要是做不到怎麼辦。

我從9月3日開始計時每天花在我夢想上多少時間,但即使天天學習一個月也才花了51小時,中間甚至還有中秋、“十一”這樣的長假也沒有被充分利用上。我也知道要努力看書、努力敲鍵盤,但是一天工作之後被各種“吵架”、開會弄得焦頭爛額的,回到家實在難以靜下心看書。我試著告訴自己:再堅持一個番茄鐘,堅持完下一個就可以休息。

好多前輩都說:這是我待過的最久的一家公司,早就想跳槽,但一轉眼好多年就過去了。

我好害怕我也會一轉眼好多年就過去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好害怕這個夢想也會像它許許多多的前輩一樣默默無聞的死去,好害怕它會是最後一個夢想(肯定不是)。我不喜歡現在的工作,卻又必須依靠它來糊口。

剛出生的嬰兒具有無限的可能,但隨著年歲的增長,生命的可能性正加速變小。(換個說法就是:人生是隨著時間加速塌縮的波函數)

我不知道下一站在哪裡,但我知道我不願生活停留在北京的寫字樓中。(尤其是偶然得知某個同屆的傢伙竟然工作兩年又後去歐洲讀書!)

有一部影片叫《49 Up》,講的是電視臺每隔七年去採訪同一批人,從七歲開始,一直到2005年他們四十九歲。影片中看到他們年少時認為一切都有可能,到長大後充滿夢想,再到中年後曾經的夢想不再。看完真是讓人感慨萬分。(單看完簡介就已經感慨了!)

朱大,我要去追尋我人生的可能性,寧願轟轟烈烈戰死在戰場上也不願安安穩穩地老死在睡床上。請你為我加油,堅定我的信念,謝謝!

PS. 雖然覺得繁體字比較禮貌一些,但是用繁體字一句話都說不順可又不知道怎麼寫才對……所以,抱歉了朱大

祝好!

Follow up:

親愛的Patz你好:

我還是覺得,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人的一生哪,就是被「不甘心」這三個字不停的往前推。

但卻又經常被「再等等」三個字不停的拖延在原地。

我們永遠都有機會變成更好的人,但很多時候不是能力不足,不是沒有機會,而是我們不敢跨出那一步。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活一百歲就是三萬六千五百天,在你二十歲成年之前沒有太多的自由可以實踐自己,所以你真正可以作自己,成為自己的人生實際上只有兩萬九千兩百天。

你所癡癡等待,你所拖延怠惰的每一天,都要從這兩萬九千兩百天裡面扣除。

你我都沒有一輩子的時間去改變全世界啊!實際上我們只有兩萬九千兩百天!

事實上,我們的可能性並不是隨著年紀越來越大而變得越來越小,實際上是因為我們年紀越大變得越來越來越怯懦膽小,越來越珍惜我們手上那一丁點的狗屁成就,我們手中不過只是握著這世界的一丁點殘屑,但我們卻以為手中的就是全世界,所以不敢伸手撈取全宇宙啊!

但我們在保守、軟弱、害怕、擔心的時候,卻忘記了我們都是凡夫俗子,我們是會死的啊!

英國前首相鐵娘子Margaret Hilda Thatcher會死,電影紅星Paul Walker會死,民權領袖Nelson Mandela會死,盛年成就正高的時候會死,年老日暮西山的時候會死,根本沒人能夠預料到我們什麼時候死,如何死啊!

既然這樣,為什麼我們要用各種理由來拖延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我只有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你明天就會死,你今天想做什麼?

而如果你因為明天就會死,所以在最後一個二十四小時拼命也想要做的事情是享受人生、是和家人團聚、是留給這個世界你的傳世作品......

那麼,你為什麼現在不去做?

壯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

你我都不知道自己明天會不會死,那麼為什麼永遠都要把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推遲到快死的那一天?

台灣有個攝影師,他從事空拍攝影,從高空中俯瞰這個家園來拍照。

他從一開始的攝影助理,拍到成為台灣最專業的空拍攝影師之一。

而他的正職工作是一個公務員,負責從空中紀錄重大建設的進行和運作。

在他第一次空拍的洗禮之後,他就決定了要把空拍當成這一輩子都要做的事情。

但是在2009年,台灣遭遇了劇烈的天災,他飛在天上,看著山脈和家園的劇烈變化,忍不住流下淚來。

他覺得自己在高空拍照的領域已經到了顛峰,他想要拍攝影片,他想要把自己看到的變化讓更多人看到。

他還剩三年就到了公務人員的退休年齡,可以領幾百萬的退休金,所有人都會以為等退休之後再追求夢想是比較穩當的作法。

但是他不想等了。

因為就算他可以等,世界也不能等。

三年是一千零九十五天,你的人生有多少個一千天?最多也就三十三個啊!

你要拿人生的百分之三來換取比較安穩的人生?

或許你要,但是他不要。

這個攝影師不但提前退休,而且他想要的高空攝影的設備,一台報價就是七十二萬美金。

所以他抵押房子,冒著血本無歸和自己兒子沒錢讀大學的風險去做了他想做的事情。

片子拍了三年多,2013年十月才有機會在台灣上映。

他叫做齊柏林。

他,是金馬獎第五十屆最佳紀錄片的導演。

但當你稱呼他導演時,他還是會說,我的職業,其實是高空攝影師。

我相信你都知道該怎麼做,要怎麼做,你只是需要我推你一把而已。

所以,我要說的事情很簡單。

有能力染紅一條河的人,最好往越上游走越好。

因為在那裡,你只要滴下染料,就足以染紅一條河,甚至足以染紅一座海,更進一步則是全世界。

但是跋涉一路前往上游的冒險一定很苦,很艱困。

希望在那冒險攀爬、離鄉背井的過程中,你可以不要忘記自己的初衷。

唯有讓你痛苦反覆,咬牙切齒卻又不願意放棄的才是真正的夢想啊!

Lucifer

我相信你是做得到,你可以的。

請你趕快踏上征途吧。

希望你一切都好。

Trackback address for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link location)

No feedback yet

這篇文章的迴響已被關閉.

Facebook留言區